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二十章:委屈

而董如却是另一番感受,知道了何公子不是刘县城的爱子之后,她心里多少没有了害怕之意,但还是有些畏惧,因为她听说过何家上头有个大官罩着。

是以不敢得罪,但要她屈从,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她即便宁死也不受辱。

当下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给自己壮胆,然后告诉自己相公马上就会回来保护她。

向着何公子福了福身,冷然说道:“民妇见过何公子,天色已晚,若是何公子没什么吩咐,民妇就要关门了。”

逐客令并不能让何公子退步,反而上前一步,一手撑开门板,阴沉着脸瞪着董如,董如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心都揪了起来,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后面还有个人高马大的侍从,到时候她就是想跑也跑不掉。顿时一颗心砰砰砰跳得飞快,浑身因为紧张,肌肉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偏偏她脸色要维持住冷静的神色,只是那眼神深处的惧怕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嘿嘿,小娘子看着眼生,莫不是从乡下刚搬来的吧?”何公子却笑了笑,只是那眼神更加阴森,想来他是个极度小心眼的人,受不得一点气,只瞪着董如说道:“跟着你那个乡下土包子相公有什么好的,何不从了我,以后想做什么都不愁没钱,更不怕什么人,这岂不是人生美哉。”

他这样说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将董如带回去,好好惩治一番,看这小美人以后还敢不敢斥责于他,不将他放在眼里。

“我相公不是土包子!”

董如听到何公子说卫七郎,顿时什么害怕畏惧都抛却了,心里满满都是愤怒,想起他什么都会,又对自己很好,她便容不得别人说一点卫七郎的不好。

倒是何公子被这吼声唬得一愣,他身后的侍从猛然反应过来,知道今天公子是要动真气了,还从没有人吼过他,刚要色厉内茬的上前动手绑人,却在他们身后传来一个阴霾的声音。

“阿如......”

是卫七郎的声音,董如听到顿时一安,一下子放松下来,浑身颤抖着就好像失了骨头般站不住了,只能靠着门板才不让自己瘫倒在地。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惊觉自己浑身都湿透了,额头更是冷汗淋淋而下,但听到相公的声音,她从没觉得有这么让自己振奋安心过,一双眼眸也是在这时候才染上委屈的泪水,哗哗流下。

但她哽咽着,却应不出声,只想伸长了脖子让卫七郎看到自己,奈何何公子两人将门口堵着,两人却是互相看也看不到。

卫七郎赶着牛车刚一回到家门口,就看到两个人站在自家门前,他眼力甚好,远远便认出那是何老爷家的独生子,何权。

当即便明白他是来干什么了,明白归明白,但他心里只念着自家娘子董如这会子怎么样了,也不去管门口的人能不能得罪,直接快步走到跟前,将人推开,进了门便看到董如站在门口不远处。

见她安好,他才松了一口气,眼光一凝,看懂如脸色苍白,一双眼睛惧怕之色浓烈非常,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愧疚心疼,暗骂自己就不应该将董如一个人留在家里。

董如见到卫七郎,浑身仿似有了力气般,起身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将头埋在他胸膛上,不说话,只紧紧抱着他。

卫七郎眼底涌动着狂暴的怒色,生生忍着才没发作,只抬起手也是如她般紧紧抱着她,一只手轻轻安抚她,低声说道:“别怕,我在你身边呢......”

安抚好董如,他才转脸面对早就愤怒的何公子。

将董如慢慢拉到自己背后护好,他才开口,“何老爷身为内阁首辅底下的重臣,怎会有你这样一个不堪重用的儿子。”

他语调低沉,蕴含着压制的怒色和威力,说的话董如却听不懂,可何公子却听懂了,当即不怒反笑,还很是沾沾自喜,颇为自豪地说道:“哼!现在知道怕了吧,识相的赶快将这小娘子交给本大爷,念在本大爷心情突然好的份上,或许还能放你一马,不然......”

“砰--”

他还没说完,便被卫七郎走上一步,一拳打倒在地,拳头含着武力,一拳下去何权的脸便高高肿起,他倒在地上捂着脸哀嚎,顿了顿,突然一张口,一颗大牙被他混着满口的血腥吐了出来。

旁边的侍从见状,脸色大变,欺身上来就要教训卫七郎,可卫七郎看都不看,眼睛只盯着地上的何权,那里面是将要溢出的嗜血和暴怒。

后面侍从欺身上来,可还没近到身前,就被卫七郎反身徒手一扭,胳膊脱臼了,他嘶声剧烈惨叫着倒向一边。这情形也吓着了一旁的董如,她惊呆了,平日里温和平静的相公仿似变了个人般,就像一尊凶神,狠辣非常。

紧接着卫七郎便一只膝盖顶着何权的腰部,一只手探手如爪,向着何权的脖子掐来,眼看着何权将要死于非命,他却是想起什么,顿了一下,转头望向自家娘子。

见董如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见他望来,更是一慌,眼底畏惧陌生神色一闪而逝,虽然很快,但卫七郎还是看见了,心底莫名有些疼痛,那股怒气也消失了大半。

松开何权,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他,说道:“欺我娘子者,当诛!别以为搬出你那个靠山,内阁首辅我就怕了,今日就看在我娘子的份上饶了你,往后别再让我看见你,滚!”

死里逃生,何权已经吓得心胆俱裂,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气势也消失无踪,赶忙捂着脸爬起来就跑,也不管还躺在地上疼得要死要活的侍从了。

那侍从知道今日他的娘子若不在一边站着,顾忌着不想让她见血,恐怕他这只手臂就要被折断了,他非常肯定这个人能做出来,当下对这人是又惊又怕,端着自己的胳膊也是爬起来就跑。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门口套着板车的老牛时不时地牟一声。

董如怔怔地看着卫七郎,只觉得他就像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温柔似水,在别人面前她在今日却也是见识到了。

她不觉得卫七郎替她出头有什么不对,毕竟那是因为在乎她,他才会这样生气。

但只要一想起他方才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她的心就不可遏制地开始颤抖起来,就好像他体内隐藏着不安分的爆炸情绪,万一自己哪天不小心触怒点燃了,他会不会也像方才动手打何公子那样,将自己也打个半死呢?

他下手那样很,估计自己还没被打呢,就先被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