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二十五章:何老爷

董母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女儿,观她面貌红润,身体康健,那张脸蛋反倒比以前看着更加白嫩了,步子走动间更是隐隐有些沉重,虽然不明显,但她是过来人,一眼便看出董如有喜了。

董父也在第一时间看了出来,两个老人对望一眼,俱是欢喜非常,双双快步迎了上去,拉住董如的手将她左瞧右瞧。

董母更是欢喜道:“哎呀,瞧瞧这孩子,马上要当娘了,还是这么一副傻呆呆的模样。”她嘴里说着,手底下却是紧紧攥着董如的手,疼惜地轻揉着。

董父更是哈哈大笑,旱烟锅子也不敢抽了,收起来跟董母说道:“我要抱孙子了。”说完又是开怀大笑。

“娘,快别说了,进屋里去吧。”倒是董如,多半年过去了,还是一脸的红晕,像刚嫁入夫家的新妇,容易害羞,听不得别人夸她。

二老一怔,高兴过头都忘了还站在院子里,当下,二老赶紧扶着董如回屋,边走嘴里还问道:“娃儿几个月了?”问着话,人影已经进了屋中不见了。

剩下卫七郎在外面套着马匹,他知道董如很长时间不见爹娘,自是有很多话要说,便不去打扰他们。

正将草料给马儿喂好,一旁传来个小孩子的声音,“姐夫,我方才去后面玩了玩,碰上的人家都说你很厉害呢。”

却是董云,他性子欢,第一次进城,又是小孩心性,是以先前下了马车就跑的没影了,董家二老看都看不住,也就由他去了,可不知什么时候他又回来了,此刻正站在卫七郎身后,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一脸的崇敬。

卫七郎转头瞅着他,见这董如的三弟董云,却是长得虎头虎脑,尤其是一双眼睛,滴溜溜灵光活现,看着机灵之极。

心底一笑,来了兴致,说道:“哦,说来听听。”

董云刚想回话,但眼珠一转,看见马棚里的马儿满眼的艳羡好奇,显然对他一个乡下小娃来说,见识到最好的牲口便是牛羊驴子了,哪里见识过高头大马。

当下,一只手伸出颤颤巍巍地想摸摸马儿,奈何马儿吃草吃的正欢,想必有人前来阻挡,心底不大快活,一扬马头,便一个响鼻打出,倒是将董云吓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

一旁的卫七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见他出丑也是笑盈盈的不管。

董云眼看着在自己崇敬的姐夫面前出了个大丑,而姐夫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不但不害羞气恼,反而一股男子倔强,不服输之气自胸中蓬勃而出,望着马儿一瞪眼,咬牙继续上前想要再摸。

却听卫七郎轻笑,说道:“你若是能让它承认与你,今后我便送你一匹好马。”

这马是卫七郎半月前送货时买来的,就是很普通的拉货马,但是马就有三分脾气,尤其是碰上陌生人,当然会有反应。

但董云听了却是眼睛一亮,开心地差点没蹦起来,问道:“姐夫说话算数吗?”

“算数,不过,你年岁还小,性子却很是倔强,想来这马很快就会被你驯服的。”卫七郎给马儿喂好草料,便招呼董云进门,边走边道:“等你学成长大些,我便送你。”

“我能读书了?”董云听他说着,倒是惊讶的一愣,停下步子看着他。良久,他又跟上前,脸色更加崇敬,嘀咕道:“难怪人家都说你很厉害呢。”

“说什么?”卫七郎边走边问,只是看他神色平静,好像对别人在背后议论他的话不放在心上。

“他们说镇子上有个恶霸,找我二姐的麻烦,被你给教训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来找我二姐的麻烦了。他们还说,你在短短四个月间,就能将一个小铺子扩大到全镇,现在全镇要吃的米粮都要从你们这里买,你做生意可有能耐了。还说,你很疼我二姐,有好几个看上你的人家,想把闺女嫁过来做二房,你都回绝了。现在镇子上的人们,只要一提起你都是竖大拇指。”

董云吐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说着,末了还学着别人,也竖起了大拇指,邀功似地给卫七郎看。

而卫七郎还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没有任何别的神色,只摸摸他的头便当先走进了屋,清俊冷然的背影,看的董云崇拜不已,暗暗发誓,自己将来也要做像姐夫这样喜怒不形于色,有能力的人。

董云跟在卫七郎后面进来,便看到二姐和爹娘正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卫七郎一进来,董如便迎上了他的目光,身子一动习惯性地就要向他走来,可卫七郎却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扶着她坐下,低声淡淡责备:“怀着孩子呢,不要乱动。”

董如脸蛋一红,心里甜蜜,便也没说话,就着他的手坐了下去。而一旁的董家二老互看一眼,都很是欣慰高兴,还夹杂着感慨和不可置信。

当初将董如嫁给同村的卫七郎,二老自是没想到还有今日这样能进城住的一天,而女婿对自己闺女又很疼惜,又能干,还没有二心,二老心地都很善良,对这样的女婿自是喜欢的不得了,只当是亲生的一般来对待了。

待卫七郎在董如身边坐定,董母便说道:“七郎啊,我和她爹方才商量过了,我们搬出去住,虽说和你们住在一个院子可以有所照应,但是你们小两口也不方便,所以,还是搬出去为好,倒是又要让你费心了。”

卫七郎微微一愣,看向董如,毕竟这得看董如的意思。

董如微微一笑,点点头,跟他说道:“我是知道的,爹娘跟我说过了,住的离我们不远就是了。”

“你若愿意我没意见。”既然董如愿意,卫七郎自是没意见,当下点头在心里盘算着离他们院子附近找个地方,让二老赶紧安顿下来。

然后他又将安排董云上学堂的事情,跟二老说了,二老自是又一番惊讶,但还是很高兴,毕竟能让董云读书他们也是很乐意的,当下都点头同意,说这事就由他来办。

而董如却在没人的时候看着身旁的卫七郎,眼中闪过抱歉神色。

董云依偎在董如身旁,闹腾着要听她肚子里的孩儿声音,一家子其乐融融。

坐在一旁的卫七郎看着董如柔美的侧脸,微微而笑,眼神宠溺,念在二老在场,也不好过去抱着她,只好在暗地里捏了捏她的手。

董如收到,眼角瞄了他一眼,似嗔非嗔,看着董云在她身旁闹腾笑得更甜了,想必心底是很甜蜜的吧。

“砰砰砰!--”

就在一家人高兴之余,院子外面传来一声敲门声,屋子里的人都是一怔,接着卫七郎前去开门。

也不知道他和门外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见他前来跟董如说道:“你好好的,别乱动,前面铺子里有点琐事要我前去处理,等我回来。”说着,转头跟董家二老点头示意打过招呼,便走了出去。

二老都以为铺子真有什么事要他前去处理,不疑有他,都赶紧让他前去,要他放心,董如跟前有他们看护着。

只有董如,等他身影看不见了,才在眼中浮上淡淡忧虑。

卫七郎出了院门,径直来到离家中不远的米铺门前,他神色平静,见门前站着几个人,都等着他前来。

当先一人赫然是镇子上最富庶,最有权力的何老爷,后面跟着他的独子何权。

卫七郎还没走到近前,何老爷便已当先看到,登时脸上神色一惊,眼里浮上敬重和恐惧,却是有少见的谦卑之气,快步走上前来,正要说话,却被卫七郎抬手制止,然后他身子当先一转,却是拐了个弯,走入了米铺后面的小巷子里。

何老爷知晓缘由,前面米铺正好位临大街之上,难免人多口杂,卫七郎是不想让董如知道,才有此作为,当下便领着何权也跟着走入了那个僻静的小巷子。

转入小巷子,见左右没人,何老爷脸上神色便一下子恭敬起来,弓着身子作揖,低声跟卫七郎致歉。

“卫先生,小老儿管教不严,有眼无珠,让犬子以下犯上,冒犯了尊夫人,触怒了您。奈何小老儿曾多次携犬子前来登门道歉,都不得您赏脸,今日实属无奈,才出此下策,遣人前去说您铺子出事,至此才能将您请出来,万望见谅。”

他说着,身子深深下弯,头伏得更低,恭恭敬敬的跟卫七郎行了个礼。礼毕,他见身后的何权正瞪着卫七郎双眼愤恨,似要喷火,脸色一变,抬起脚踢了他一下,低声骂道:“你这个逆子,还不赶快道歉!”

“爹!是我被打了,你怎么还要让我跟他道歉?”何权满脸的愤恨恼火,掉了一颗大牙,说话也是漏风,但气势汹汹,看着卫七郎恨不得杀了他,显然还在记恨着四个月前,卫七郎狠揍他的那一幕。

“你!你!你这个不孝子,你要气死我?!”何老爷被气得浑身发抖,但卫七郎在此他又不好发作,想起刘县城跟他说的关于卫七郎身份的那些话,只得深吸口气,硬忍下来。

拿眼瞄了卫七郎一眼,见他神色深沉莫名,看不出喜怒,心底更加惴惴,走到何权跟前,凑上他耳朵低声喝道:“我这是在救你,你这个逆子,以下犯上不想活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难不成事后你等着我给你买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