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二十八章:集市(合并) 新章节,请大家重新看一遍

卫七郎扶着她坐下,一面铺床,一面回道:“当然是不想让你累着了,所以不愿让你做。其实你不做也没什么的,到时候我们可以给她买衣裳穿。”

董如一笑,眼底浮上柔蜜,嗔道:“买的哪有亲娘做得好。”说完瞧了他一眼,话虽有责备之意,脸上神情却是欢喜的,想来是卫七郎这样疼爱自己,她心底极是甜蜜高兴的。

卫七郎看在眼里,低声一笑,也没回话。

铺好床,站起身来,边给她解衣裳边对她说道:“那你做吧,我看你有时闲得发慌,给孩子做做小衣裳也算是打发时间。不过,不能做得太久,也不能晚上做,伤眼睛。”

换上中衣,捏了捏她的脸颊,宠溺地说道:“上去睡吧。”

董如嫣然而笑,听话地脱鞋上床,盖上薄被躺到了里面。

卫七郎待她躺好,便吹灭了烛火,然后自己也躺到了外面盖上了自己的薄被。

自从董如有孕以来,卫七郎为了孩子着想,便和她分开睡,虽然都在一张床上,但两人却是各盖一条被子。

可董如一时半刻睡不着,躺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地也不安生。

卫七郎伸出一条胳膊抱紧她,低声问道:“阿如,怎么了?身体可是有不舒服?”

没想到董如听了却是猛地抬起头来望着他,眼神在黑夜中清亮异常,呼出的气息也和他的交融在一起,轻轻浅浅地拂过他的胸膛。

卫七郎呼吸一窒,黑色瞳孔微微收缩,体内血流速度也在这样莹润乌黑的大眼下渐渐加快,他慢慢呼吸,只将她下意识地又抱紧了些。

董如的声音在黑夜中慢慢传来,仿佛带着诱惑无比的穿透力,轻声问他:“我突然害怕,如果,如果我生下的孩儿是个女孩,你会不会,会不会就不喜欢了?”

她说到最后声音渐低,到最后几不可闻,内心显然极是惶恐焦灼的。

但一时半刻听不到卫七郎的声音,她便在心里不住猜想,卫七郎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女孩。

一想到这,她更加害怕,便伸出双手去搂紧他的腰身,脸容也埋进他的胸膛里,声音沉闷地说道:“在我们村子里女方若是肚子不争气,生个女娃,是要被夫家看不起,严重了还会休妻的,所以,我怕,我好怕你不要我。”

“若你不要我,我该怎么办......”她说着,声音渐渐哽咽,带了哭腔。

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有戏虐意味,但却带着些心疼,董如一呆,止住哭声,抬头望去,只见卫七郎正低着头凝视着自己。

他的眼睛是深黑的,尤其在这样的夜晚,被外面的清亮月光一衬,更加漆黑如墨,仿若这个世上微带流光的瑰玉,在漆黑的夜里闪烁着它独有的光华,董如看着看着,不觉痴了。

卫七郎掀开被子,将董如抱过来和自己躺在了一个被窝里,紧紧抱着她,轻笑道:“你知道吗,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孩子,但是你不一样,只要想到这个孩儿是你为我生的,我内心其实是很欢喜的,疼都来不及,又怎会不喜欢呢。对我来说,男孩女孩都一样,你想多了。”

他轻松说着,董如却呼了一口气,对她来说这就是大事,不容忽视。

得到答案,董如顿时身心放松,再没了忧虑,她也环臂紧紧搂着卫七郎的脖子,在他脸上轻啄了一口,便要安心睡觉。

夏日的早晨天亮得快,还没到起床时分,外面的天光就已经大亮了,初升的阳光温暖和煦地透过窗棂之间的缝隙照耀进来,给屋子里的一切都投上了一层斑驳又静谧的光影。

呼吸声轻浅起伏,董如闭着眼眸,脸蛋透着粉红,窝在卫七郎的怀里睡的正香。

她几乎是整个全身都半趴在他的身上,头抵在他的颈弯里,一头秀发被卫七郎收拢好,放在后背,一条雪白的藕臂伸出紧紧抱着他的身子,像一只倦了的小猫般整个身体都窝成一团,偶尔,眼睫毛还会轻轻颤动一下。

卫七郎正看着微微而笑,眼底浮现宠溺之色,想抬起一条胳膊让她睡得更好,然后打算自己起床开门做生意,但还没等他有大幅度动作,抱着他的那条胳膊便像感觉到似得,瞬时紧紧收拢,竟是拦着不让他动。

卫七郎一愣,接着便觉得好笑,但他还是听话地不再动弹,再次躺了回去,将董如的身子搂紧,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就这样静静凝视她。

又过了很久,董如嘤咛一声,渐渐从睡梦中醒来,还没完全睁眼,便听到头顶上有一道声音,微带着戏谑的口吻传来,董如一羞,这种语气就只有相公卫七郎能发出来。

“醒了。”

董如整个身子还在被子里,紧贴着相公温暖的身躯,她想起昨夜相公要了她很多次,心底暮地一热,顾不上回话,赶忙将手伸到被子下面探了探,待探到自己下身那里有很多黏糊滑腻的东西之后,她僵住了,过了很久,脸蛋上渐渐染上红晕,也不看他,只低声结巴道:“我,我身上好多你的那个......”

“那你还想吗?”卫七郎仍是笑盈盈地跟她说道,眼里狡黠之色一闪而过,故意手臂收紧,将她抱得更紧了些,瞬时,董如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那些粘液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微微溢出,流到了大腿上。

她又羞又急,赶紧推搡着他,“你别再欺负我了,别,别再动了......”

推搡间,一阵凉风透过缝隙吹进来,她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什么衣服也没穿,又是嘤咛一声,赶紧钻入被子里,将自己全身都包裹起来。

头顶传来卫七郎的轻笑声,显然他心情不错,而董如却一脸的挫败像,将头埋在他肩窝里,闷声道:“快起来,我要洗澡,被你折腾死了。”

卫七郎却是敛了笑容,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神色,只是眼眸中望着董如,有着深深疼惜,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道:“那你等着,我去给你打水。”

他起身将衣服穿好,打开门出去之后,董如忽地探出个小脑袋来望着门口,脸上尽是余韵过后的嫩红。然后她转头四顾,见屋子中狼藉一片,她和卫七郎的衣衫被丢得到处都是,她还看见她的那件粉色肚兜正斜挂在床旁边的杆子上。

她看着看着,突然间脸色大红,又想起自己昨夜很是疯狂,竟然自己主动去迎合相公,就感觉脸上火烧似的,这往后都没脸再出门了。

正好卫七郎打水进来,对上他那一双黑沉的眼眸,她顿时羞窘难当,赶紧低下头去不去看他,只将自己包得更严实了些。

卫七郎见她这幅模样,自是知道原因的,也不说破,眼底浮上笑意,走上前来,将新衣服递给她,说道:“我抱你过去?”

董如一羞,赶忙摇头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你出去吧。”

而卫七郎却不说什么了,只是上前来,不顾董如惊呼,拉开被子,直接抱起她向着里屋的浴桶走去,走的途中,他轻声细语道:“我折腾了你一晚上,你肯定累了,我就把你抱过去,剩下的你自己来吧,我出去。”

董如听着面上一热,心底却很是感动,只将头靠在他肩上,任由他抱着,不再说话了。

待董如洗好后出来,董家二老和卫七郎已经吃过早饭了,董如一羞,只觉得自己就像个懒虫,凡事都让别人照顾,赶忙快步走到饭桌跟前,看了一眼卫七郎,便低头吃起饭来。

卫七郎看着她吃完,便过去拉起她的手说道:“回去再睡会吧,我先出门了。”

董如点点头,因着董家二老和董云在场,他们小两口也不好在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只互相望了望,然后卫七郎便出门去了米铺,准备开门。

而董如,昨夜她被折腾了一晚上,确实累的不轻,此刻也正好有想睡个回笼觉的念头,便在卫七郎出门之后,又回屋去了。

******

距离江林镇不远有一处地方,名叫东流谷,此谷三面环山,绿树环抱,只有一处入口,倒不失为一处隐居的世外桃源。

而此刻谷底山脚下,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衣,身体健壮,面色刚劲的年轻男子。

他的眼眸正望着远方江林镇的方向,微微出神。

过了一阵子,身后走上前来另一个男子,他面貌微黑,眼睛细小,从中精光四射,走到那年轻男子身后站定,微微躬身,欠身一礼,说道:“大哥,你发出的信这么多天了都杳无音信,小弟我觉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年轻男子听了这话,脸色微一沉吟,眼底闪过一丝涡流,速度极快,顷刻间消失不见,看着江林镇那些低矮的房屋屋顶,沉声开口:“认没认错,只有亲自前去看看才算确定。”

他说完便不再说话,只一双眼睛沉沉地望着江林镇,而他身后的那个小眼睛男子,此刻脸上却是闪过一丝诡异,嘴角上挑,似有讥讽之色溢出,仿似在嘲笑身前的这个年轻男子。

只是,他仅仅片刻间,便恢复恭敬神色,站在年轻男子身后,沉吟了一下,斟酌着问道:“那大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江林镇?难道还像上次一样,夜探?”

那年轻男子摇头,说道:“上次夜探被发现,要不是我跑得快,差点就被认出了,所以,这次我要想个万全之策,至少能和他的时间错开,最好的话,抓来个他身边的人,好好拷问一番,想必他会前来相救,到时自然就能认出到底是不是他本人了。”

身后的男子眼底思量片刻,将这些暗暗记在心里,脸上却是一副恭敬神色,恭维道:“那小弟我就等着大哥的好消息。”

******

今日是江林镇方圆百里之内,所以村子聚集过来赶集的日子,江林镇的街道上比以往更加热闹,多了很多从乡下来买家用的村里人,还有更多的都是从各个村里随着赶集四处走的商贩。

而董家的米铺也在这一天人满为患,本来江林镇上所有百姓要吃的粮食,就要全部去董如那里买,而今又赶上热闹的集市,四周没粮的人家俱都是纷纷聚集过来买米。

到了下午,董如睡饱了起来,想出去走走,正好董母也正闲着,母女俩便一道结伴出了门。

她身体气虚,便想着出去走走就成,最多就是去不远的米铺里看看卫七郎就回来。

而刚出门董如就被认出来了,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显得有些弱,但董如却听着有些耳熟,本能地站住脚步,转过身来看向来人。

只见来人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岁数的小妇人,正穿着一身崭新夏季薄衫,青翠的绿色让人眼前一亮,旁边还站着一位面相看起来很是憨厚的男轻男子,像是那女子的相公。

“方梅!”董如待看清来人是谁,顿时喜上眉梢,走上前去和小妇人互相打量,末了,她们都俱是互相一笑,董如说道:“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去了邺城就不回来了。”

“是啊,我也想不到。”方梅说着,转头跟站在身边的男子互看一眼,眼底尽是甜蜜之色。

董如心下明白,只怕这就是方梅的夫君了,看他们样子恩爱甜蜜,她突然心底也是一阵高兴,又想起了自己的相公卫七郎,他们也不就是像方梅夫妇这样吗?

方梅夫妇跟董母问候之后,便又问董如道:“阿如,我们刚从邺城回来,就听说你嫁给了同村的卫家七郎,他待你怎么样?”

方梅一双手轻轻拉着董如的手,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前后岁数只相差了几天,是以关系很是要好。

只不过方梅家里不如董如家,从小就要出来四处务工,挣钱养家,所以走的地方也就多一些,也正是因为这样,在邺城,她认识了夫君,他不嫌弃自己家贫,还待自己极好,方梅也是四处奔走累了,遇上了对自己好的人,便也就嫁了出去。

正好今日他们刚从邺城回来,就听说董家一家都搬到了江林镇,而今正好又碰到了这个玩伴好友,出于关心,自然要多问几句。

董如微微一笑,也是拉起她的手,脑海里不经意闪过卫七郎的脸庞,点头说道:“他是待我极好的。”说着,捏了捏她的手背,声音诚恳地说道:“你也是,往后如果还来,记得来找我聊天啊。”

方梅笑着刚要回话,却听背后一个声音传来,在老远就喊着董如的闺名。

“阿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