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二十九章:出远门

却是卫七郎正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眼里只有董如,走到近前先是向着董母点点头,然后便转过头去,看着董如,说道:“现下日头渐渐毒辣,你不在家待着,出来做什么?也不怕晒着。”

他虽是责备的语气,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口吻里的疼惜。董如脸一红,悄悄跟他说道:“有人在呢,别这样。”

卫七郎却将她的手牵起,放在自己的手心中,没管旁边的一干人等。

董如知道卫七郎素来有些霸道,就像上次他抱着自己横穿大街,而这次虽说只是牵个手,但董如还是很羞涩。

而一旁的方梅,看着卫七郎,心中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但她一个出嫁的新妇,自是不好盯着别人的夫君正眼打量,所以也没瞧个仔细,心里也不好下定论,只好跟自己夫君说道:“我们走吧。”

她说着,转头朝董如微笑,眼角又飞快地瞄了一眼卫七郎,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但没有挑破,只是跟董如柔声说道:“阿如,我们要走了,往后若还能再见,我和相公进城来的话,我就来找你聊天啊。”

“那好,你小心些。”董如也是微笑回应着。

方梅点头答应,便福身向着董母拜了拜,又和董如夫妇互相见了礼,便和夫君一道远去了。

董如待他们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正好看见卫七郎也正望着自己,而身旁的娘亲早已进了家门,身影都看不见了。

不知为什么,她有些心虚,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在卫七郎这样平静的目光下,她感觉自己就像透明的一样,虽然这种感觉时常伴随着她,可此刻却是异常的强烈。

董如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识地走前一步,低声跟他说道:“我本来是想去找你的,没想到碰上了儿时好友,就兴起聊了几句。”

她刚说完,卫七郎就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担心你身体,上次你浑身出虚汗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他轻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脸蛋,低声说道:“要聊天也应该去阴凉地方嘛,何必站在太阳底下,你本来身体就弱,又怀着孩子,却像个小孩子似的,不会照顾自己。你叫我怎么放心......”

董如脸庞浮上羞愧之色,但听着卫七郎一直在喋喋不休,她突然小孩心性大起,拉住他的手撒娇道:“好了嘛,我记住了,我错了,你不要在说我了好不好?你看我都被你说的快无地自容了。”

她这样说着,却满脸的明丽笑容,望着卫七郎也是笑嘻嘻地,卫七郎话到嘴边顿时生生止住,再也说不出来了,只看着她那张娇美的容颜,心底微微一叹,自己面对她却是无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的,只得无奈地摇头苦笑。

董如却满脸的惊奇之色望着他,卫七郎不明所以,问道:“你看什么?”

董如嘴里啧啧有声,似惊叹道:“这么长久以来,你还是头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往常你都是几句话而已,可这次不一样啊。”

卫七郎脸容一晒,却又觉得好笑,拉起她的手走向自家米铺,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如果你长大些,看我还唠叨不唠叨。”

她听着眼眸灿若流光,调皮地悄悄吐了吐小舌头,不说话,只拉起他的手两人一道走向集市。

集市上人流如海,董如又怀着孕,自是不敢往人流多的地方去,所以她还是乖乖地跟在卫七郎身边。

一路上,董如和卫七郎专走人少的地方,而路旁也尽是些卖小吃的和卖糕点的摊贩,再往里走就是最大的街道了,估计那里才有卖别的东西的摊贩吧。

她对这些油腻的东西现在一看就犯恶心,是以都是卫七郎一直走在摊贩旁边,将董如紧紧护在自己身后。

待走出了那些摊位之后,才算是到了他们家的米铺跟前,往日里几步路就可走到的地方,如今因着赶集,董如却感觉穿过了大半条街似的。

卫七郎时刻注意她的神色变化,见她有些疲累,当下便拉着她的手走进了铺子。

铺子里人满为患,卫七郎招的两个伙计也是忙不开身,纵使看见了他们两个也是走不过来,卫七郎也不甚在意,只牵着董如的手径直走进了米铺后面。

后面是放粮的仓库,地方很是宽大,也没有前面那么噪杂。

卫七郎将一处地方整理出来,让董如坐下,一边掏出手帕给她擦汗,一边问道:“还累吗?”

董如摇头,柔声说道:“不累,就是感觉肚子有点难受。”

他听着神情一凝,还以为她怎么了,焦急之色浮上脸,赶忙将手搭上她的脉搏探了探。

少钦,才松了口气。

董如也被他弄得有些不安,下意识手捂上肚子,问道:“怎么了?”

卫七郎摇头,蹲下身给她揉腿,回道:“没事,就是胎象有些乱,不过没什么大碍,孩儿正在茁壮成长呢。”

他说着,却在心里思虑着往后要时常注意董如的变化了,这才三个月,胎象就不稳固,若到了后期,若是不好好调养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董如一听,便开心地笑起来,低头看着他,伸手轻柔地摸着他的头发,一脸向往欣慰之色,柔声说道:“希望是个男孩,如果是个男孩的话,将来就要像你一样。”

低着头的卫七郎手底下一顿,过了一会儿才轻声回道:“听你的。”

过了一阵子,卫七郎的声音又响起,他却是直起身来,坐到董如的身边,跟她说道:“阿如,我可能要离开些日子,你要乖乖等我回来。”

董如一惊,冲口而出地问道:“你要去哪儿?带上我吧。”

卫七郎眼底一暗,眼眸低垂,他又何尝不想带上董如,可路途遥远,她不能受颠簸,便只能将她留在家中了。

抬起头,他神色柔和地看着董如,见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就知道她又乱想了,柔柔一笑,说道:“不要乱想,我只是去邺城送货,又不是去哪里不回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董如神情才稍微有些松动,但还是很担忧,握住他的手,说道:“邺城离这里百里之遥,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两天两夜才能回来,何况还是去送货,只怕你这次出远门耽误的时间会更长。”

她说着,头微低下来,看着两个人相握的手,轻声说道:“你我从来没分开过,我只是舍不得你。”

卫七郎听着,心底浮上柔蜜,随即将她拥入怀中,在她头发上落下一吻,说道:“所以我今日看到你站在太阳底下才会动气,本来我是要回家告诉你这个消息的,结果却让我瞧见你正在晒太阳,那天就是因为烈阳毒辣,你才会浑身虚汗的,想到这里,再看你一副傻呆呆不知道的样子,心里就一股火气涌上来,”他说着叹了口气,说道:“你怀着身孕,我在你身边都不放心,又遑论我怎能安心出远门呢。”

董如听着他的心跳声混合着他方才说出来的话,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原来相公竟然担心自己至此,他平日很少一次性说很多话,难怪方才会一下子说那么多。

却是他要出远门,又看到自己照顾不好自己,他就算出门了也会牵肠挂肚,不放心,才会由此生气的。

董如心底一疼,相公是这样时时刻刻的看护着自己,而自己却像个小孩子般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老是麻烦他,愧疚之色浮上脸,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不记事,明明身体受不得烈阳照射,还把相公平日里交代的话都给忘到脑后。

她顿了顿,抬起头来捧着他的脸,轻轻说道:“你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等你回来。”

董如眼眸如秋水,正盈盈望着卫七郎,他微微一笑,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我当然信你了,不过这次不同以往,是刘县城的货,我必须送到,若换了往常,我便是不去也可以的。”

“县令老爷?”董如惊呼出声,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县太老爷能将货物交给他们这种平头老百姓去送。

而卫七郎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往下说了,只是笑道:“休息够了我就带你回去,这会儿差不多伙计们都该把货装车了,恐怕就等着我出发呢。”

董如听话地点点头,便起身和卫七郎一道回家,只是一路上她再也没了赏玩游乐的心思,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沉闷,更不说话,只一味被卫七郎拥着回了家。

回到家中,董云还没从学堂回来,董父去了集市,只有董母一个人在家,见他们小两口回来,便跟卫七郎说道:“七郎啊,方才铺子里过来传话了,说是货已装车,随时都可启程,底下的人都等着你呢。”

卫七郎答应一声,便牵着董如进了西屋。

一路进了他们自己的屋子,董如才嘴一撇,小脸一垮,头靠在卫七郎肩膀上,低声说道:“你去吧,注意安全,我会等你回来的。”

卫七郎听她声音好像快要哭了,但为了不让自己担忧,却是隐忍着,遂心低感到一疼,只觉得和娘子分开他也是万般不愿的。

但有些事,必须要处理清楚,不然,他就算隐居到天涯海角,身后也会有数不清的麻烦缠身,到时候他不仅难以脱身,更有可能会连累到董如。

董如是他这一生最宝贝的人儿了,他不想往后的日子让董如跟着他过得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