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三十章:劫持 (必看!小卫同志真名曝光)

因着卫七郎出远门,家里没有人照顾董如这个孕妇不行,所以董家二老搬出去住的想法暂时被卫七郎压下,只等着他回来了,在搬家也不迟。

车队是在三天前走的,如今已是过去了三天,董如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望天数日子。

估摸着再有一天,相公他们应该就到邺城了,然后将货物送到,再回来的时候就轻快很多,估计要不了三天就会回来了。

可这样的日子实在难熬,平日里有卫七郎在,她不觉得这日子有多么乏味,可是现在他一走,她清晰地发现,自己身边若是少了他,该是多么的枯燥。

而她也意识到,从卫七郎刚走时开始,她就已经开始思念起他了,这份随着时间慢慢变深的感情,终于在这一刻让她准确地看清自己,是多么的想他,想他的笑容,想他的一切。

就这样,她一直坐到了下午,直到董云从学堂归来,蹦蹦跳跳地进门,看她坐在院子里一个人发呆,便迎上她,问道:“二姐,想什么呢?”

董如从出神中回过神来,一看才反应过来是董云,怔了一下才回道:“没想什么。”她说着,漫不经心,没话找话地问董云:“对了,夫子教的怎么样?”

董云却是两眼一起滴溜溜转了个圈,然后他像是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地看着董如,悄声问她:“二姐,你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在想我姐夫啊?”

董如被说中心事,顿时一羞,可紧接着她又反应过来,自己跟自己弟弟有什么好羞的。

抬眼一看董云,他正两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她,董如看着突然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嘲笑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来轻拍了下他头顶,笑骂道:“小小年纪,你这取笑人家的话都跟谁学的?”

董云也不生气,凑上前来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另外一只手却轻抚上董如的肚子,笑呵呵地说道:“跟谁学不打紧,要紧的是我姐姐现在高兴就成了。”说着他轻摸着董如的肚子,说道:“小家伙,你说,是不是?”

董如看着他小小年纪却是一副老成样子,还来逗自己开心,心里暖流划过,胸中那一股沉闷之气被这么一搅合,倒也疏散了不少。三弟董云出生的晚,大姐董月离家的早,在家基本上董云就是被董如一手照顾长大的,平日里也跟董如很亲厚。

被他这么一逗,董如确实开怀了不少,她吸了口气,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远方正在忙碌的相公卫七郎,希望他平安,面上微微一笑,拉起董云的手,笑道:“进屋吧,我做做针线活,你就在旁边打打下手吧。”

董云答应一声,姐弟俩便一起进了屋。

******

夜晚宁静如水。

董如一个人躺在有些宽大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很想睡着,可眼一闭就满眼都是卫七郎的影子闪过来闪过去。

每当这个时候,是她正燃着一盏小油灯,在屋里静静等候卫七郎从米铺归来的时候,时间长了,便成了习惯,如今,突然不用再等,她却很是不习惯,以至于都睡不着了。

七郎在想什么呢?会不会也如她般,也会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思念着自己呢?

董如在心里想着卫七郎的模样,嘴角上翘,眼眸灿若流星,那一对纤长的睫毛也是在黑夜里忽闪忽闪的轻微颤动着。只要想到卫七郎临走前,跟她说了好些话,要她照顾好自己,安心等他回来,她便心里一甜,就跟抹了蜜似得,嘴角不自觉绽开一朵清雅醇稚的花朵来。

一个人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静悄悄睁着眼睛,望着上面的房梁,这房梁上面是有些粗糙的雕花的。现在看着,她不禁想起,还是初春的时候,卫七郎和她是租在一个小院子里的,前后加上铺面也总共才三间房,地理位置还在镇子偏远的地方。

而现在,不出四个月,刚刚立夏,卫七郎便在江林镇稳稳立足,带着她在镇子中央买了房产,又将米铺扩大,这些她每当想起,就总觉得是在做梦一样,总是感到不真实。

他身上有很多谜团,董如一早就知道,不是原来小河村里的那个农家汉子卫七郎,这个身份她也知道,甚至于连他真名董如到现在也不知晓。可是,董如将手覆上自己胸口,静静感受着心跳,她微微笑了。

也许只有一个人离开,通过时间,才能体现出另一个人对他的思念有多深,或者说,对他的爱,有多长远。

她在黑暗中,将手悄悄摸上肚子,脸上温柔泛起,隐隐还有一些慈爱夹杂其中,她有孩子了,和心爱之人的孩子......

她正微闭着眼睛静静感受着即将做母亲的喜悦,浑没有注意到一双眼睛此刻正盯着她。

房顶现在破了一个洞,而一道人影此刻正趴在上面看着下方的董如。

这人脸型刚劲,看着硬朗异常,身形也是健壮无比,趴在房顶上就像一只在黑夜中即将狩猎的黑豹,浑身透出一股勇猛的凶戾之气。

静静等候着最佳时间,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躺在床上的董如,而此刻,董如已渐渐安然入睡,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来临。

月亮从乌云中渐渐冒出头来,将清辉洒向大地,也就在这一刻,房顶上的人,身形一动,像一支离弦之箭,猛地破洞飞身而下,落到地上一个缓冲,便滚到了董如的床前,紧接着,扑身上前,在董如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董如刚睡着,还没有睡深,在房顶发出声响的同时,她就被惊醒,还来不及呼救,便被人制住了。

土匪?或者是采花贼?

董如吓得惊慌失措,动都不敢动,生怕他会对自己图谋不轨。

制住她的是个男子,从捂上她嘴巴的手掌来感受,此人常年握刀,有厚茧,而且身躯也很壮实,感觉起来是个长年练武的。

她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卫七郎不在她身边,她只有自己保护自己,若是保护不了......董如大睁着一双美目,浑身颤抖,羞愤异常,她已嫁为人妇,如今让一个陌生男子这般暧昧的抱着,已经让她几欲气得昏厥,若真保护不了自己,那她便咬舌自尽。

宁可自杀,也绝不受辱!

但她其实很是惊恐的,即使强迫自己冷静,也不能阻止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

她心里迫切希望卫七郎此刻就在她身边,可是他却在遥远的邺城,还有两天才能回来。

“呜呜呜--!”

她本能地剧烈挣扎起来,口鼻被捂着,只能拼命发出呜呜的求救声音,望着门口的方向,迫切盼望着爹娘能听见自己呼救的声音。

可是没有,一切都是安静的,只有她身后这个男子一直捂着她的嘴,而且越来越紧,似要将她捂死一般,下了死手。

董如惊恐的睁大眼眸,眼睛染上绝望死灰,她心底却浮现强烈不甘,四肢被身后的人反绞着不能动,只能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神拼命地望向了远方,邺城。

邺城到如此深夜还是灯火通明,街上人流鼎沸,一派富贵向荣的景象。

一颗流星从邺城上空迅捷划过,卫七郎突然抬头,胸口某个地方正在跟着流星轨迹缓缓跳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感受到女子强烈的变化,身后男子好像似有感触,松了力道,但还是紧紧劫持着董如,如果一有不对,他绝对会再次下杀手。

气流猛然间从指缝流入,却给了董如生还的可能,她趁机大口呼吸着,一双眼眸死死瞪着前方,一切都在无声寂静中缓缓进行。

而此刻身后那个男子却开口说话了,声音冷淡似冰,没有任何温度,仿佛问董茹就是在问一具尸体。

“卫梓明在哪?说!”

这个名字董如听都没听过,更遑论知晓?

本能地摇头,但身后那人却不相信,淡淡沉吟片刻,突然冷哼一声,说道:“将你抓回去好生审问,就不信你不说!”

他话音才落,董如就感觉身子一轻,来不及思考惊惧,整个人便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震晕了。

原来是那男子将她扛起来,抓起一旁的衣服,便直接飞身上了房顶,丝毫没管董如承受得了,还是承受不了,便直接朝着远方飞身而去。

出了镇子,在远处的小道上,却是停着两匹马,其中一匹马上已经坐了一个人,眼睛黑小,目露精光,正安然等着另一个人前来。

待见到来人,那马上的人,赶忙解了缰绳,驱赶着马儿上前来,劫持了董如的男子,便直接扛着她飞身上马,一夹马腹,朝着不远处的东流谷飞奔而去,而后面的那男子也驱赶着马儿跟上。

从头至尾,他们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一切行动全部由行云流水的动作完成。

董如生的娇小玲珑,此刻一张小脸也是吓的苍白失色,闭着眼睛被那男子放在宽厚的马背上,就好像看不到一般,而马儿驮着他们正撒开四蹄狂奔。

与此同时,董如家院子周围的两处僻静角落,各有一个官兵模样的人守护着,而此时,这两个人俱是悄无声息地死在了自己各自的地方。血早已流干,脖子上的伤口凝固,想来是早就被人灭口了。

PS:推荐好友新书《乾宫帝妃传》

简介奉上:

乾隆十年,礼部尚书德保之女索淖洛氏·柔葭入宫前,后宫四位有身份的妃嫔几乎一夕之间陨殁,其中包括乾隆第一宠妃高贵妃。

柔葭天真烂漫,家世显赫,十六年来从未遇到任何挫折,受娴妃提点,入宫后也一路顺利,始封为贵人,风光无限。

圣眷隆宠,令六宫侧目,就在众人都谓她前途不可限量之时,她被接连降位,几乎性命不保。

高贵妃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后宫之中谁才是真正的敌人?谁又能笑到最后?

柔葭倚窗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满月,“既然一切情有独钟皆是镜花水月,我索淖洛氏柔葭便再没什么可以输的了,我只有拨开云雾,逆流而上!”

————喜欢宫斗的美妞不要错过哈!链接在小黄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