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三十一章:思念

江林镇外面小道上,另一匹马上的那个黑小眼睛的男子,转过头来看着董如那张花容失色的小脸,微微沉吟一声,跟男子说道:“大哥,这女子是吗?别抓错了,万一那人到时不认她,我们该怎么办?”

马上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董如,冷哼一声,脸上神情丝毫不变,说道:“不会的,我盯了她很久,她家周围还有官兵暗中守着,肯定是那人临走前未防有变,派县城遣人保护这女子的,杀了他们就会引起县城注意,引来那人,我想这次绝对错不了。”

旁边黑小眼睛的那人这时却是将目光完全放到了董如身上,见董如只穿着一件中衣,显然是刚睡下就被他这大哥劫持了过来,再看她脸色惨白,想必是吓得已经不知所措了。

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看了大哥一眼,张了张口想说话,却又闭口没说。

男子见他欲言又止,说道:“江晋,你跟在我身边已有三年之久,我们互相以兄弟相称,怎么你还有不能对大哥说的话么?”

被叫江晋的男子黑小眼睛从董如的身上离开,速度逐渐慢下来,到最后竟然驱赶着马儿慢慢走了起来。

他前面赶超的大哥不明白他为何如此,便也停下等着他,待他赶上前来,便也驱赶着马儿慢慢走起来,向着东流谷方向慢慢走去。

江晋见大哥一双虎目在自己脸上目不转睛,显然还记着方才他欲言又止,没说出来的话。

苦笑一声,望了一眼董如,说道:“大哥,我观这女子身怀有孕,想来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人的血脉,本想知会与你,但又想起你以前的事,便也不知从何说起了。”

而那叫大哥的人听到江晋忽然这么说,似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般猛然转头向着董如肚子望去,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江晋在一旁回道:“想来才有三月之余,所以看不出来,但若是让你在这么颠簸下去,我估计还没到东流谷,他这孩儿便要保不住了。大哥,你不是一直再找他么,又何必急于一时,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江晋素来机灵,懂得体察人心,又会些江湖异术,能一眼看出董如有孕,那大哥倒也并不惊讶。

只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免又转头看去,只见夜色下,董如一张脸蛋早已血色全无,头发四散,但整个人却不失清丽灵动,就像一朵山间小花一般,临风楚楚,趴在马背上,看起来好不可怜。

他忽地低声一叹,转过头来望向天际月亮,说道:“想我苗于飞纵横沙场数十载,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今日碰上故人妻儿,自己却是这样一番土匪光景,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

他说着慢慢低头,扶起董如,这次却是搂在自己怀里将她护住,又给她盖上从她屋子里抓来的衣衫,才对江晋说道:“你说得对,孩子是无辜的,你我久经沙场,戾气早已深入血脉,却是连这最平常的世间亲情都淡化了,难为你还在此时提醒我。”

说完,一夹马腹,说了句“走吧”便驱赶着马儿慢慢走去。

后面江晋慢慢跟上,脸色融入黑暗中,只有嘴角渐渐绽开一个冷笑。

董如是被惊醒的,一醒来先是看看自己身体,待看到身上衣服完好才重重松了口气,紧接着便转头打量这间屋子,映入眼帘的场景,便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在一处陌生地方。

她躺的屋中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身下正躺着的干板床,还有一床稍微崭新的被褥。

被褥上还沾染着陌生男子的气息,董如下意识浑身都泛起恶心厌恶之感,一把掀开被子,将它推得远远的,然后自己蜷缩起来靠着墙壁,但盯着这个地方却是满脸的惊惧和深深的警惕。

下腹传来轻微的阵痛,流窜到四肢百骸,她不禁吓得身子颤抖了一下,赶忙舒展身体,深呼吸,缓缓吐气,同时一手敷上肚子轻缓揉着。虽然这些是平日里卫七郎给她做的,可此时,身处此地,董如做着这个动作,却有种视死如归的绝望之感。

良久之后,身体才逐渐恢复气力,下腹也没有了不适之感,她才渐渐放松下来,可一只手却总是无意识的护着肚子。

这个房间里很久都没有人进来,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就这样缩在墙角里,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抱着双腿,头埋在膝盖上,长长的头发流泻下来将整个身体都遮住了,闭着眼睛默默坐在那里。

平常时候,卫七郎都会一日三餐让她按时吃饭,并且看着她吃完才算放心,吃完饭还有一些对身体和孩儿无害的补品,卫七郎也会看着她吃下去,为的就是她的身体若以后孩子越来越大,会承受不住有未知的危险,未雨绸缪。

每天晚上,她害喜很严重或者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睡不着觉,卫七郎都会紧紧抱着她,一晚上陪着她,虽然无言,却最是温暖人心。

这些细枝末节,平日里是甜蜜的生活场景,但此刻全部涌入脑海,清晰地却让董如崩溃。

又是良久,肚子传来咕咕轻叫,她身子一动,抬起头来,顿时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苍白小脸来。

头发被泪水打湿,有很多黏在脸上,有一缕遮住了眼睛,她也不去拨开,就这样像个游魂一般,用一只眼睛茫然四顾,却又很是惊惧无比的看着这个地方。

待看到门扉时,她心中一动,一直快速跳动,紧张恐惧的心此刻跳得更快,现在没人,正是逃跑的好时机,但她从没碰到过这种事情,浑身因害怕都抖得像筛糖一样,站着都不大利索,更别说逃跑了。

而且,她现在饿得没力气,又是吓得一身虚汗,早已虚弱不堪,又被带到哪里,她都不知道,想要逃跑无异于痴人说梦。

心底的热切渐渐冷却,到最后又是一片绝望,无时无刻,她强烈的想念卫七郎,只希望他就像那神兵一样,从天而降救自己出这可怕的牢笼。

此时,外面传来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正往这边来,董如身子本能的一抖,身体蜷缩的更紧,一只手也紧紧护着肚子,只有眼睛,既惊且惧却没有退缩,而是盯着门的方向。

门被推开,进来一个身体高大,身穿一身黑衣的凶脸汉子,他手上端着一碗米粥,眼神凶戾,却是四平八稳地朝着董如走过来。

苗于飞神色漠然,大踏步走上前就要伸手拉过她,可董如见他却像是见到可怕的猛兽一般,身子往后直退,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他,可后面就是墙壁,退无可退,前面又有人挡着跑不掉,她只能僵着身子,强迫自己面对这人不会害怕。

苗于飞手一顿,一双眼睛盯着她莫名看了半响,伸了一半的手又放了下去。

那双眼睛直到此刻都是水灵灵的清明透亮,澄澈乌黑,那里面闪着害怕和紧张,还有浓重的警惕。

苗于飞看着却是感到不可思议,早在他劫持这女子的时候,就发现她看似柔弱,实际上却很是倔强。

在当时被擒住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一丝冷静的头脑,思考他的身份,这份定力已经让他感到吃惊了,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女子,但还从来没有在一个乡下女子身上有过这样不可思议的感受。

将手上的粥碗放到床沿上,然后出门。可在将要出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望着董如,神色漠然,说道:“你家郎君只怕此刻正往这里赶来,若是不想死,见不到他,就赶快吃了它。”说罢,再不看她,转身出去。

苗于飞一走,董如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浑身瘫软下来,四肢颤抖着要靠着墙壁才能不倒下去。

她想起被这个人擒住,差点被捂死的时候,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但听声音丝毫没有感情,现在跟她说话,也是这样,漠然冰冷。

但她还是强迫自己面对此人要心志坚定,可是只有在没人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有多么害怕,多么胆战心惊,孤身一人处身于这“狼窝”,如果相公不来救自己,她便真的要绝望了。

而此刻听他说起自己相公,不管真不真实,却让董如莫名的感到一安,就连精神也慢慢平静下来,但要她喝那碗米粥,却是不可能的。

她将自己紧紧抱起来,团成一个小团,缩在墙角,头埋在颈项间,低声呢喃:“七郎,我一定等你来救我,你一定会来的......”

此时的董家,早已哭声一片,董家二老一早起床,却没看见董如出来,去寻的时候便发现房梁破了一个大洞,董母一下子就吓得将要晕过去。二老还以为董如被土匪劫持了去,慌忙去报了官。

刘县城知道后,一面命人假装四处搜寻救援,一面安抚董家二老。

可距离董如失踪已经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刘县城还没有将人找到,二老心底的绝望之色慢慢扩大,再加上镇子里的百姓都已知晓,此时正围着董家议论纷纷,都说都到这个时辰了,董如还没被救回来,想是就算没死也被糟蹋了,名声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