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三十九章:暴打 (三更)

可她刚一转头,就见卫七郎那双乌黑的瞳仁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神色平静,竟然对面前不远处,正在受人打骂的吴娘子一点怜悯之色都没有。

“你是不是想让我前去解吴老板的围?”卫七郎看着她,就这样神色平静地问她。

董如一呆,心里的想法自己还没说呢,就先被他悉知并且说出来了,她一下子有些无言,但此刻吴娘子声音突然凄厉起来,她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见那个男人手下一点都不留情,将吴娘子身上抓得到处都是红痕,有好多地方都破了,流出了鲜血。

而吴娘子身上的衣服也被他撕扯的破碎不堪,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肌肤,白里透红,配上她此刻正在受打的场景,竟然有一种诡异,变态的养眼感觉。

而人群里那些觊觎吴娘子容貌身体,很长时间的登徒浪子,此刻更是双眼放光,狠狠盯着她的身体,大有让那个肮脏男人使劲将她衣服扒光的架势,越是这样,反而越没人上前去解救她了,都是一个个冷眼旁观,看她身体看的兴味盎然,摩拳擦掌。

一旁的董如看的胸中一股火气上来,觉得这些人如此人性,人都快被那个男人打死了,他们还这么兴致勃勃地看笑话,脸蛋也是被气得潮红一片。

卫七郎在一边看着她,抬手静静替她抚着胸口顺气,而董如此刻却已经将一双眼睛都放在了吴娘子身上,若自己是个男的,只怕恨不得早冲上前去将她救下了。

眼看着吴娘子声音越来越凄厉,这个时候她突然转过头来望向了董如这里,一双眼睛含着殷切定定瞧着卫七郎,满脸的泪痕也不擦,眼里的希翼呼之欲出,希望他能搭救自己一把。

董如却是一怔,刚开始还以为她看的是自己,但又感觉不对,转过头去才发现吴娘子一双眼眸其实是看着自己相公卫七郎的,而那双眼里的感情,却不是一般的,她本能的从那里面感觉到一丝异样。

但她此时没有多想,心中只是觉得这眼神看着相公让自己感到莫名难受,眼中却是一片焦急之色,转过头去,急切地跟卫七郎说道:“七郎,你快救救她吧,吴嫂子平日里待我也好,别让她在挨打了。”

卫七郎自始至终就没往吴娘子那里看过,一双眼睛一直望着董如,此刻听她说起,脸上泛起笑容,说道:“你可真是心软,我可以救她,不过我们先说好,若是以后出了闲言碎语,你可不能在我身上生气啊。”

董如听着神色一怔,不明白他为何如此说,也想不明白救个人而已,怎么还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呢?不过卫七郎一向心思深沉,想得深远,她想不明白便也不再想,反正自己是跟不上他的想法的。

当下点点头,急说道:“我答应你就是了,快去吧。”

卫七郎看着她脸上神情,却是无奈摇头,一看便知她根本没明白他说的意思,只是为了让他赶快救人才胡乱答应的。但也不再解释,安抚好她,便慢慢走向了吴娘子那里。

镇子上的人们其实是有些敬畏卫七郎的,平日里买米买油都还好说,因为他对谁都是笑盈盈的,但自从卫七郎单枪匹马将董如从“土匪窝”里救回来的时候开始,镇子上的人们就开始有点怕他了,能一个人闯过匪窝还能完好无损回来的人,肯定也是不好惹的。

所以,他直到走到那个肮脏男人的跟前,都没有人敢上前来,俱是一个个地无声看着他。

而反观吴娘子,眼眸有了些喜色,但更多的却是伤感和寂寥,他自始至终都没朝自己这里看一眼,能来救自己也是听从了自家娘子的话才过来的,若不是这样,恐怕看着自己被打死,他都不会正眼瞧上一下。

将人命漠视到了这种程度,不是以前经历过比这更惨的往事,就是他本来性格便很是凉薄残冷。

远远地还没到近前,那个肮脏男人身上的臭气就已是浓烈,卫七郎屏息皱眉,走上前来,而那个男人还在不顾一切地打骂着吴娘子,吴娘子也是一脸的惊恐,看到卫七郎前来,身体本能地逃避痛苦,依偎向他想要获得解救。

“阁下想必是吴老板的相公吧?”卫七郎眼神淡淡的,再不往前走一步,更不上前搭手阻拦那只落在吴娘子身上的肮脏大手,就站在几步开外,跟那个男人说道。

那个男人见这么一个岁数不大的小白脸走过来,自己打了这婆娘这么久都没有人上前来替她解围,就只有这一个人此时过来,立刻以为他是她的姘头,狠狠朝着卫七郎身前吐了口浓痰,转而又对着吴娘子破口大骂:“好你个烂货,离不开男人是不是?说!这是你第几个姘头?”

卫七郎眼神霎时阴沉下来,嘴角边常挂的清寂笑容也是隐去了,只看着那个男人浑身隐隐有杀气闪过,他活了这么大,才情满腔,更是自视甚高,这样的羞辱还从没碰上过。忽然走上前去伸出一只手,劈手打开那个男人紧抓着吴娘子胳膊的脏手,然后以迅捷掩耳的速度抬起一脚,将人直接狠狠踢远。

用上了力道,那个男人被这一脚踢中肚子,疼得趴在那里爬不起来。但他却神色狰狞,又吐了口浓痰,畏惧着卫七郎在场不敢前来,只朝着吴娘子骂道:“我没钱了,你怎么当我婆娘的!我赌博赌输了,没钱还债,一路上被追债的逼迫讨饭逃到了这里,想找你要钱,你不给,我是你相公,你不但不给,竟然还三番四次地把我赶出门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娘们。”

家丑不可外扬,何况她摊上这么一个男人。

吴娘子不说话,只一双眼睛里头默默地吧嗒吧嗒掉着泪水,得救之后,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衣衫,想要勉强遮盖一下自己的身躯,整个人坐在那里,看起来仿佛累极了似的可怜不堪。

就在这个时候,卫七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披上,跟她说了句:“你相公若是还来找你麻烦,尽管来找我便是。”接着在没看她,径自朝着董如方向走了回去。

而身后的吴娘子却抬起眼眸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没说话,只是这样看着。眼眸深处有淡淡的卑微流动,待看到他伸出手扶上了他身边那个身量娇小,脸蛋粉红的柔美妇人时,眼底更加闪过一丝沉重的自卑之色,深切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匹配人家。

曾几何时,她也是他们镇子里的一朵娇媚花朵,在山间悄然绽放,为了所爱的男人尽情燃烧自己所有的柔情,但,却落得个这样下场......敛下眼眸,她低下头去再也没看那道即将转身离去的挺拔背影,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了他留下的衣服里。

董如就着卫七郎的胳膊,在即将离去时,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吴娘子,此时看她热闹的人们已经逐渐散去,只有吴娘子一个人头发四散地狼狈坐在地上,看起来孤单单地好不可怜。

她心中一动,突然停下步子,抬脚就想朝着吴娘子走去,卫七郎却拉了她一把,问道:“做什么?”

董如看起来有些焦急,走动间步调也是加快了些许,回道:“七郎,你帮忙就帮到底,咱们把她送回去吧,她坐在那里看起来好可怜啊,都是女子,而吴嫂子又对我很好,可她却这样被自己相公欺辱,我看着心里着实受不了。”

卫七郎却是看着她对吴娘子满脸的心疼和怜惜之色,无可奈何,但他不想惹阿如不开心,只得陪着她又走了回去。

身旁脚步声响起,吴娘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却见是卫七郎扶着董如已经走到了自己跟前。一见是他,她脸上神色登时又喜又惊,但又一想到他妻子就站在身旁,未免她发现心里乱想责备卫七郎,便赶忙将喜色掩了去。

虽然她速度很快,但董如一直看着她的神色,担心着她,却不想这表情被她还是扑捉到了,当下,她心里一怔,猛地想起从一开始吴娘子见到自己相公,神色就不对劲,似乎......有些爱慕?

心低稍稍闪过不快和一丝难言感觉,但她还是识得清场合的,只能先压在心里,走上前,因为肚子太大,不便弯腰扶起她,只得站着跟吴娘子说道:“吴嫂子,地上凉,快些起来,我和我相公这就送你回去。”

吴娘子一听赶忙摆摆那双有些血迹的手,并且慢慢起身站起来,将衣服拉紧了些,跟董如感激道:“不用了不用了,今日若不是有你们在,替我解了围,只怕我还在挨打,现在我又怎能再麻烦你们呢,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了,不用你们送了。”

她说着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卫七郎,轻声说道:“今日大恩,我改日必会登门致谢的。”

董如听她说话,眼睛却看着她身体各处,只见吴娘子浑身都没一块地方是好的,不是淤青就是见血,她看着都感到自己身上一疼,当下赶忙说道:“不妨事的,左右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送你回去吧,也防止你相公再来欺负你。”

而她说着,却没顾及身旁的卫七郎,只见卫七郎一听她说这话,而且将话都说死了,顿时眉毛一挑,有些轻微蹙起,显然在心里极不赞同,但顾着娘子脸面便没说出来,只是默默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