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四十章:吃醋 (四更)

(女生文学 )

吴娘子听董如对她安慰之气浓郁,却是苦笑一声,脸上染上绝望死灰之色,低声说道:“他打我是常有的事,以前没嫁与他之前,我不知道他有打人的习惯,等嫁给他之后本想着好好过日子,打我也认了,可他却四处寻花问柳,从别处女子那里受气,一回来言语不和就动手打我,我再也忍受不了,便跑了出来。没想到一月前他却寻了来,问我要钱。我知道他问我要钱去做什么,他没个生计可做,拿了钱当然又是去赌博喝花酒......”

吴娘子说到这里情绪却渐渐激动起来,仿佛胸中一直压抑的苦闷怨恨之气都涌了上来,她喊道:“可是,我凭什么要给他?这是我在江林镇多年以来,靠着那间小成衣铺子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凭什么要他拿着我的钱去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喝花酒?他算什么!”

她说着又逐渐低下头去,声音也低微下去,“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一介弱质女流,是对抗不过一个男人的,便只能被他三番四次寻上门来欺辱。”

董如听着却是浑身惊惧,根本想象不到吴娘子先前在他们镇子里是怎么和丘老二过下去的,她下意识地依偎在卫七郎身旁,拉起她的手柔声问道:“那吴嫂子你怎么不问他要休书呢?”

吴娘子一听,却是苦笑绝望连连,低声道:“我要过多次,他不给。”

董如真是惊讶之极,忍不住问道:“为何不给?你们都这样了,表示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既然不喜欢,干嘛还不写休书早早放了你?”

一旁的卫七郎听着董如天真到不可理解的话语,心底浮上无奈,觉得自己将她护得太好了,她竟然什么都不懂,还拿这话问吴娘子,但却没说话,心底虽然觉得自己纵容她太过,但也没觉得不妥,眼神看着董如那张因为吴娘子身世可怜而担忧的小脸,浮上宠溺。

吴娘子摇头低声说道:“你不懂,他生性懒惰不爱自己挣钱,又看我攒了些钱,当然不愿写休书了,因为他知道若是写了,往后在想来问我要钱养活他自己,就没有那个借口了,所以他不写,就这样靠着我过活。”

“今日我没想到他会追到你们米铺里来,是以给你们的生意添了些麻烦,我改日一定登门道谢。”她说着微微福了福身。

好恶心的男人,动手打自家娘子不说,还这样软饭,董如心里厌恶地想着,看着吴娘子那一身伤,更加怜惜她,只觉得吴娘子长得也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美人儿,怎么身世就这样凄苦呢,老天真是待她苛待。

又听她这样客气,赶忙脱口而出道:“谢我们做什么,我也没做什么,都是我相公出手帮了你,而且我们帮你是应该的,不用谢的。”

她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卫七郎,见他也正看着自己,心里一甜,念着吴娘子在场不好意思,赶忙低下头去,旁边吴娘子看在眼中,心里莫名一酸,不想在这里碍眼,便低声说道:“妹子,我先走了。”

董如一听,急了,赶紧跟卫七郎说道:“我们过来不就是要送她吗?”又急忙转头跟吴娘子说道:“吴嫂子,你就别客气了,瞧你一身的伤,我相公会些医术,正好我们送你回去让他给你看看,你放心,铁定比医馆的管用。”

卫七郎听着有淡淡的生气,董如这是没顾着他,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将他就这样卖了出去。

只在心里无奈得叹了口气,知晓自己娘子若是今日不把这吴老板送回家中,这心里一天都会记挂着,便说道:“我送她回去吧,你出来许久了,路又远,就回家等我吧。”说着眼神示意在门口张望的两个伙计过来,吩咐他们扶着董如回去。

吴娘子家在镇子西头,离着董如家这边几乎就是要横穿整个镇子,她大着肚子自是不能走如此远,而她自己也知道,便点点头,跟吴娘子告了别,便在伙计的搀扶下回了家。

而吴娘子虽然心里惊讶卫七郎还会医术,却也没时间阻止董如,就被应承着要送她回家,她今日挨打精神上也有些萎靡,便也不再推辞,谢过卫家夫妇,便在卫七郎的护送下回了家。

卫七郎一走,董如的脸色就垮了下来,默默托着大大的肚子走着也不说话,身后两个伙计互望一眼,都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说话,只得跟在她身后护着她。

到了家中,两个伙计打了声招呼离开,董如便坐在床塌边上出神,脸色有些失落和莫名难言的不快。

不出一会儿功夫,卫七郎便回来了,进门便见董如一个人靠着床柱子出神,连他进来都没发现。

她维持着低着头的坐姿一直就没动过,小小的肩膀显得有些羸弱,后颈露出的一片皮肤白皙秀智,几缕青丝缠缠绕绕着滑过那片肌肤,好似阳春江南边的扶柳,闪着柔嫩的光彩。

卫七郎看着心中一动,悄然走上前去坐到她旁边,亲昵地用头低了低她的小脑袋,手臂环着她轻柔问道:“在想什么呢?”

谁知,他这个平日里在董如看来很温馨的举动,却在这个时候被董如有些排斥,竟然身子在他抱着的那一刻有些轻微的向后挪动,卫七郎立刻感觉到了,身子一下坐直,双臂也抬起,将董如的双肩扶正,让她看着他,眼底有淡淡的疑惑,问道:“阿如,你怎么了?”

董如却不说话,也不看他,弄的卫七郎更加不明所以,还以为她身体出现状况了,赶忙伸手要给她搭脉,却被董如躲开了。

“你别碰我。”她轻声说了这么一句就在不说话了,淡淡转过头去看向别处,竟是对平日里爱到深处的相公不理不睬了。

而这次卫七郎也不说话了,但他的动作却反其道而行之,她说不让碰,他就偏碰,而且还用力紧紧抱住了她,任凭董如如何挣扎就是不放,董如也放弃了,但就是不看他。

卫七郎抱着她也是就这样看着她,只见他眼眸半垂,被遮住的大半瞳孔闪过一丝笑意,稍稍思量片刻,便已想明白自己娘子为何会对自己这样反常,只是他却不去解释,反而嘴角上扬,心下开怀,嘴上牵起一丝戏虐的意味,定定地瞅着她。

末了,他忽然说道:“我现在有钱了,完全可以再娶一门亲事。”说着,他一脸狡黠,口气却淡淡说道:“你愿意接受吗?”

“不愿意!”董如猛地脱口而出,头也在一瞬间转了回来望着他。

话一出口,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冲动,因为她正看到卫七郎正用一种好笑、戏虐,狡黠的眼神看着她,脸上神色想笑又不能笑的模样,憋得好不难受。

她呆了呆,才明白卫七郎是诳她呢,顿时小脸涨红,一双水润大眼也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起来煞是娇艳好看,“你诳我?”

“我的娘子吃吴老板的醋了?竟然坐在这里一个人生起闷气来。”卫七郎笑盈盈地望着她,好不戏虐地说道。

“我哪有,别胡说。”董如一张脸蛋红的粉嫩嫩地,被看出心事,但就是死不承认,想打马虎眼。

“那你方才为何一反常态不理我?”卫七郎说着点了点她正皱起的琼鼻,笑道:“可不就是在吃醋么。”

“是!我是吃醋了,谁让你这么优秀,连那个,那个......”她想形容吴娘子看他时的神情,却找不到合适的话,心下一急,登时脱口而出道:“她看你的眼神不正常,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别的女子看上你。”

说罢她顿时一呆,脸蛋爆红,浑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说出这种管教起夫君的话来呢,简直感觉羞愧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想见人了。

她也不知怎么,一听见卫七郎这样问她,心里就急了,生怕他真的要再娶一门亲事般。而且她也不笨,在回来的路上想着吴娘子那个眼神,就感觉不对头,那分明是一个女子爱慕男子时才会有的眼神,她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了。

三妻四妾古来有之,她出生于小门小户,自是知道夫君只娶她一个是要被人在背后诟病的,说她不懂事,管着夫君,但要她眼睁睁地看着相公在娶一房,或者被别的女子爱慕看上,她却是心里万般不愿的。

有哪个妻子愿意和别的女子分享自己的相公呢?就算她知道这样不好,但她也做不到。

“那你方才还让我送她回去,这不是给自己添堵么。”卫七郎一直都是笑盈盈地,只是手臂却收紧了些,紧紧将她护在自己怀里,让她的身子紧贴着他的胸膛。

董如感受到相公紧实的胸膛那里传来轻微的心跳声,心下一安,但却低声说道:“吴嫂子浑身都是伤,被打成那个样子,当时都没个人出来帮她,可见人心是有多么凉薄。她一个弱女子又吃了这多苦,若是我们在不帮她,那她可就对生活真正的失去指望了,我不能因为吃醋就对她产生抱怨而不去帮助她,让她就这样被欺负我心里难受。”

卫七郎低头凝视着董如那张小脸,她的口气是温柔的,是淡然的,是随意的,还有些同情夹在其中,但却是最善良的心地,抛开自己心中的怨气愿意帮助他人,这样良善的品质,在卫七郎眼里看来,董如是那样的美好,就像这世上最纯净的冰晶一般,闪烁着她内在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