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四十二章:我帮你后续

他说着就要撒手走开,想要离她远远的,董如却来了少见的脾气,但更多的却像是在撒泼,见他要离开,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眼一瞪,低声抱怨:“你不生气干嘛要远离我?你不是最爱往我身边蹭吗?平日里怎么不见你远离,今日倒是像逃命似得。()趣*读/屋 ”

以卫七郎的聪明,纵使有些躲着董如,但早就发现了她今日不正常,好像是在撒泼,又好像变了个人般来了少见的强势。他知道现在不能惹董如生气,她在孕期,性子难免会阴晴不定,是以他多少也没往心里去,只是觉得好笑。

“你笑什么?”董如在生气,却见卫七郎不但不说话,还是一副好笑的模样,更加不痛快,说出来的话也带了些刺,就不那么客气了。

“娘子,我真的没生气。”卫七郎知道现下她就是最不能得罪的人,只得无奈的安慰道:“我只是觉得你的性子还会有这样难得一见的一面。”

董如听懂了,他是在说她今日撒泼,有些蛮不讲理,董如也知晓今日自己确实有些不对劲了,好像胸中总憋着一股火气,就想发脾气,控制不住,完全就不是平日里的自己。

她一羞,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过火了,但还是对那天的事抓着不放,便敛了眼眸柔声问他:“你没生气干嘛躲着我,难道那天是我做的不好你不喜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董如便索性放开了胆子直接问出来,免得自己往后为这个梗堵得心里难受。()

而卫七郎却又是方才那一副不说话的模样了,双眼也是定定地瞧着她,过了半响,他忽然叹息一声,伸出双臂抱住了董如,将自己的脑袋搁在她柔软的胸脯上听她的心跳声,柔声说道:“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并不是不喜欢,我知道你乱想了,但是却生平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该怎么给你解释你才会不多想,所以,我就躲着你。”

“你直接说出来不就是了吗?你不是很了解我吗,我又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董如抱怨。

“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经历,那天如果不是你的肚子在时刻提醒着我,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持住不吃了你,所以便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卫七郎听着她口气抱怨之色还是很重,却很是无奈,也不敢在惹她生气,只得老老实实回道:“那天你速度太快了,我竟然没反应过来,生平第一次心中没了主意,跟不上你了,便在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原来他反常是这个原因,董如想过很多,却万没想到是卫七郎觉得自己平日里都是万事谋定在胸的模样,那天却被她给破了心智,也难怪他心里记挂着想不通,便有些躲着她了。

而且,董如惊讶了,低头定定地审视了他的脸容半晌,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手底下轻柔抚摸上了他的脸颊,娇声调笑他:“你平日里哪件事不是很有经验的样子,那天你竟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她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心情瞬间大好,觉得相公竟然还有被自己拿下的一天,真是心里爽翻了。

卫七郎抬眸瞅着她的笑靥,心中只觉得很晒,但却没有阻止,这样的笑容是他最喜欢看见的,便也由着她尽情取笑自己而不去出声阻止。

董如笑够了,但又忽然疼惜起来,轻轻摸着他的脸颊,想亲他一口,却身子太重,肚子碍着低不下头去,只得作罢,轻柔问他:“七郎,那你是不是还是很难受?”

话已说开,两人便也没什么顾忌,卫七郎神色又浮上了平日常见的戏虐笑容,瞥了她一眼,将头挨得她更近些,说道:“是难受。()那天过后我竟然还有些想念,想要你再给我弄一次呢。”

董如一羞,脸颊红了红,但却抚摸着他的头发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那天的事情在这一个早晨又静悄悄,甜蜜蜜地在这对小夫妻之间上演了。

******

快要立秋了,天气也渐渐清爽了下来,给董如消除后背上那些红疙瘩的药材也在这一天消耗光了,而她也是身子越发沉重起来,整日里惫懒异常,尤其是双腿,经常觉得酸疼无比,她的皮肤本来就白,这下子双腿肿胀起来,竟然连内里的血管都瞧得清楚了。

卫七郎揉了揉她的头发,落下一个吻,柔声说道:“我将邻居家的小女儿琳琳叫过来了,让她陪着你,我出去给你抓药,你别乱动,等我回来。”

董如点点头,身子却是越发慵懒地整个靠在了床榻上的软垫子里,都快陷进去了,卫七郎朝她笑笑,便走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邻居刘三儿的小女儿琳琳,她穿着一身粗布的小花袄子,此刻正蹦蹦跳跳地跑进来。()

琳琳人如其名长得水灵,脸蛋儿也是红扑扑的像个红苹果,才十几岁却已经是个小美人了,见到迎面而来的卫七郎,先是一羞,接着又赶忙福了福身,露出有些显得参差不齐的小牙齿,笑嘻嘻地跟卫七郎说道:“卫家大哥,要出去啊,放心吧,嫂子有我陪着呢。”

她性子欢快开朗,嘴巴又甜,很是讨人喜欢,又是和卫七郎他们是邻居,便经常过来串门,是以和他们都很是熟悉。

“好,快进去吧,阿如正等着你呢。”卫七郎含笑说了句,便走出了门。

里面的董如早听见了,当下赶忙对着窗户笑着喊道:“琳琳,快别在屋外站着了,进来吧。”

却说卫七郎一个人上了街,去了镇子最大的街上,那间王家医馆给董如抓药。

进了药铺,里面上至大夫下至药僮俱是对他已经甚是熟悉了,而那个专门给人看病的大夫竟然就是早些时候董如差点滑胎时,被刘县令叫到东流谷的老郎中,镇子上的人尊称他王大夫。

董如身子不好,卫七郎便时常来药铺里给她抓药,然后回去自己配好,再给她调理,一来二去,药铺里的人竟然都对他熟悉起来,再加上他是整个镇子上的人要吃饭买米的老板,见他进来,便纷纷打招呼。

卫七郎嘴角挂着常有笑容,一一点头,过后便径直走向了王大夫那里,伸手到怀中拿出了一张方子,然后递给他,笑道:“多谢王大夫。”

王大夫接过看了一眼,无非就是些大补或者调理的普通药方,可是这些平常的药材到了卫七郎的手里,却变得不寻常起来,每一味药材都是他这个药铺里最平常的,但被他这么一搭配,看着却是好像药性被全部激发了出来,凸显了最大的功效。

王大夫啧啧称奇,这个人从第一次见到开始就好像给自己惊喜一般,尤其是在药材上面,他是大夫,在药性上面当然比常人有着更明锐的直觉,卫七郎每次给他的方子都是这样很普通,而药材搭配的方法却是闻所未闻,他见都没见过,但他能看出来,这却是最有功效的药方。

把药方给了一旁的药僮,示意他去抓药,然后他殷切地说道:“七郎啊,你既懂医,何不过来我这里,我们一起钻研探讨医术。”

这话王大夫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几乎看见他一次就要说上一句,只因他实在喜欢之极这个人,而且他很清晰地觉得,卫七郎在医术造诣上绝对很少有人能比肩,这样的人放着不用,不邀请过来一起钻研探讨医术,除非他脑子有病。

奈何卫七郎却没有这个心思,听罢也不气恼,只淡笑道:“多谢王大夫美意,七郎不才,只会些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医术,怎能和你这医馆相比,王大夫还是不要折煞我了。”

王大夫当然知道他在推辞,刚想说“你就别谦虚了。”可话还说出口,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尖啸,声音嘹亮,刺耳之极,方圆几里之内都能听见。

他一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便遣散一个药僮前去查看。而卫七郎却在听到一声尖啸之后脸色一变,嘴角含着的笑意有些意味不明,看着竟然有些怒气将要蓬勃而出。

他忽然转头向着屋外的天空望去,就见镇子上空在那一声尖啸过后,一缕青烟徐徐上升,泛着紫气,一直升高,紫气缭绕,团团结结,竟然经久不散。

而在董如和琳琳坐在屋子中正笑着聊天,却也是听到了那一声尖啸声,琳琳当即大叫起来,还以为怎么了,依偎在董如身体旁边,过后忽然指着天空跟董如说道:“嫂子你快看,那里,那里有烟升起,竟然还是紫色的,好漂亮啊。”

董如透过开着的一扇窗户也是跟着抬头看过去,果然见一缕不是很粗,但却紫气缭绕的青烟徐徐上升,团团绕绕着竟然没有要散开的迹象。

“是啊,从没见过呢,看着确实有些漂亮,只不知是哪家在恶作剧放烟花呢。”她以为是没放成功的烟花,在空中哑火了,才会有此一幕,便跟琳琳柔声安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