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四十六章:合阖 (加更,感谢祁笑笑的钻石打赏)

卫七郎赶着骡子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尽量往边缘处走,可饶是这样,他们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到了一家客栈门前停下。将董如扶下骡车,他转头看了一眼这家客栈,很普通不起眼,领着董如走了进去。

就是这么一家普通的客栈,里面装饰的竟然也比江林镇上唯一的那家客栈缘来居豪华得多,在董如眼里这简直就是豪宅厢房了,而因着回婚节来临,即使是这小客栈,竟然也是客满,大厅里喧哗鼎沸。

“哎呦!不好意思两位,小店已客满,上面厢房已是再无空处给二位了。”店小二眼尖,他们刚进门便迎了上来,打了个千儿,见这两人显然这女子根本没见过世面,倒是她身旁这男子却是镇定不俗,当下将眼睛转向他,笑眯眯地说道:“您看...”

董如听了怔住,下意识便朝着卫七郎看去,显然她根本没想到会客满,正在寻求他的意见。

卫七郎早先想到了这些,但算算四天的时间赶路下来,以董如如今的身子实在不宜在多走路了,必须找地方住下,便转头跟董如笑道:“不然我们先去别家找到住的地方,你先休息下,然后再出来吃饭可好?”

“就听你的吧。”董如心下一安,想来是依赖惯了,方才竟然一慌没了主意,而卫七郎却一直陪着她,有任何事他都会做好并且快速完成,是以她不用担心。

卫七郎点点头,扶着董如又上了骡车。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还没客满的客栈安顿下来,待董如休息够已经是快到下午了,她肚子也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开始叫唤,声音轻微传出,她不禁羞報,双手捂上了脸蛋。

一旁的卫七郎看在眼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她,轻柔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站起来,扶起她笑道:“你会喜欢上的。”

“去哪里啊?”董如听着却是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下一急,赶忙拉住他,说道:“这里不比家中,你可别乱来。”

“谁说我要乱来?”卫七郎失笑,见董如还是一副担心自己的样子,眼底一柔,拍拍她的脸示意她别焦躁,说道:“跟我来。”

董如见他神神秘秘,不明所以,但还是起身跟着他出了客栈。

卫七郎却是拉着她避开人群,转入了一个小巷子,甫一入巷子,周围噪杂的人声立刻安静下来,没了方才的吵闹,登时冷清了许多。

董如跟在卫七郎身后慢慢走着,张头四顾。只见这巷子看似不起眼,实则曲径通幽,一旁的拂柳悠扬轻荡,周围的墙壁也是高墙碧瓦,从一边的墙壁里探出头的花枝,仿若少女般宁雅娴静。

“你带我去哪里啊?”董如心里有些担心,一张小脸也很是不安,伸手捏了捏卫七郎的手轻声说道:“这里看着好气派,别我们入了哪家大人的府宅了。”

听了她的话,卫七郎却是转过头来轻笑,替她抚平轻蹙起的眉头,笑道:“别担心,就快到了。”说着,牵起她慢慢转入了巷子深处。

转过了最后一个巷口,待看到前方那一片扶柳悠扬的画面时,董如不禁展颜欢笑开来,停下步履,转头望着卫七郎说道:“你可真会找地方。”

巷子尽头的前方是一湾小小水塘,成片的柳树顺着水流,在岸边蔓延生长开来,一排排,一片片,绿意盎然中沁透出沁人心扉的清新淡雅之气。

而在水塘边上开着一家小小的店面,整座房子就地取材,都是由岸边的柳树躯干搭建而成,前方开放,后方便以水塘为背景,整个店面都被扶柳包裹在了清新绿意中。此刻里面没多少人,倒是和前面人满为患的客栈正好相反。

卫七郎见董如很是欢喜的模样,脸容在阳光下也是明亮动人,心底一柔,点头说道:“这家店面是由一个老妇人开的,她眼睛看不见,在这里很多年了,但人很好。”他说着,拉起董如的手,走了过去。

待走近了,董如才真正看清此店面的结构,远看是清新,但近看其实就是几块木板搭建而成的房子而已,若是来阵大风这房子就会散架。而且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锅碗瓢盆,要说做菜提供给客人,董如实在怀疑卫七郎是不是带她来错地方了。

听到声音传来,一个头发花白,身穿褐色粗布衣衫的老妇人慢慢从里面转过身来,半眯着眼睛,苍老的脸上露出笑容,招呼道:“两位要吃点啥?”

“阿婆,你不必招呼了,是我,七郎,带着内子来看你了。”董如还没反应,她便听边上的卫七郎说话了,而且听他的意思好像还认识,不禁转过头去看着他。

卫七郎感受到她的视线,低头笑笑,扶着她过去坐在了屋子当中的软垫之上。

董如先前环顾四周,就觉得少了什么,直到现在她坐在了软垫上,才忽然发现少了的东西就是椅子,这店铺里没有一把可供人坐的椅子,全部都是软垫,一个个四四方方地铺在地面上,然后她就坐在其中一个之上。

身旁的卫七郎却是双腿并拢,不像她一般直接坐在上面,而是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其上,然后又跟董如说道:“你身子太重,跪着不舒服,还是就这样坐着吧。”

一旁的刘阿婆在听到卫七郎的声音时,早都笑开了,摸索着走上前来,她虽然看不见,但却对这屋子里的陈设熟悉无比,即便不用人指引也是快速地走到了董如跟前,跪坐到了软垫子上,然后拿起一旁小几上的茶壶,递给卫七郎,笑道:“你好久不来了,上次你说要带妻子过来看我,可就是她?”

董如听着一羞,估计就是上一次卫七郎来邺城的时候看望刘阿婆时说起过她,才会让她记得自己。

一旁的卫七郎接过茶壶倒了三杯水放好,闻言点点头,看了董如一眼,说道:“是的,内子姓董,唤阿如。”

刘阿婆听着微偏转过头,笑眯眯地朝着董如的方向点头,伸出手和蔼地说道:“来,让老婆子我摸摸。”说着,一双枯瘦的手便轻柔地摸上了董如脸颊。

董如见她和蔼可亲,而一旁的卫七郎也是一改往日的清冷神色,连戏虐的笑容里都带了些不太明显的柔和,笑看着刘阿婆,她心下疑惑,想必这刘阿婆对卫七郎来说不一般。但她自己也是个良善之人,轻易不会对别人产生排斥之感,更何况还是对自己相公来说不一般的人。

当下,刘阿婆的手伸过来,她也没躲,而是就那样坐着,任她抚摸着。

苍老的手拂过她细嫩的脸蛋,刘阿婆一双瞎了的眼睛渐渐笑了开来,点点头赞叹道:“果真是个好姑娘啊。”她的手又慢慢下移,敷上了她的肚子,说道:“快生了吧,肚子又高又挺,阿婆我猜铁定是个男娃。”

“阿婆说的真的吗?”董如听了却是双眼一亮,脸蛋也是绯红。能给丈夫生个男娃是农村妇女脑海里早就根深蒂固的思想,传承后代她们视为己任,此刻董如是头一次听到确切的说法,便很是激动高兴。

“你家相公懂医术,你肚子已经很大了,其实把脉就可以看出来,难道他没告诉你?”刘阿婆笑问。

“我问过他,可是他不告诉我。”董如头低下去,默默说着,然后抬头望了一眼身旁的卫七郎,见他正温柔地看着自己,不免心中那些不快又消弭了,羞怯道:“他说男娃女娃都一样,不用让我担心这些的。”

“那不就是了。”刘阿婆还是和蔼的笑容,但却起身走了开去,边走边说道:“七郎对那些老旧思想不看重,你跟着他倒是享福了,往后的日子还很长,你要惜缘才是。”

“是。”董如点头受教,见刘阿婆的身影看不见了,才转头悄声问卫七郎:“七郎,这个阿婆是你什么人啊?”

卫七郎听罢却神色一怔,过了半响才说道:“她是我娘的贴身侍婢,我娘死了后她没有地方可去,我就将她接来了邺城,我便是被她接生的。”

原来如此,说起来刘阿婆也算是卫七郎的半个亲娘了,怪不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样。董如心下了然,又想起他自己的娘亲已经去世,手悄悄敷上了他的手,双眼也是亮晶晶地看着他,问道:“所以,你带我来这里,算是回家吗?”

卫七郎点点头,没说话,也是将她的手握紧,放到自己的手心里,两人互相凝视了半晌,他才轻声说道:“我没家,你可能觉得我出身大户人家,身份不可高攀,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高不可攀,还不如乡野田间的一天劳作来的舒服,至少,不用每天活在勾心斗角,为性命担忧的日子里。”

他又说道:“我带你过来其实就是为了实现以前跟你说过的一个承诺,刘阿婆算是我的半个亲娘,让你见她就算是见到我娘亲了,而且我看她好像挺喜欢你的。”

董如听着赶忙低下头去,小巧耳垂却是红透了,心中甜蜜蜜地,俏柔说道:“我还以为你心里总是不接受我,不会带我来呢。”她说着,却顿了顿,好像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又说道:“你我成婚,往后即便你想说没家也是不可能了,所以,这种话还是不要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