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五十五章:好涨啊

董如是在黄昏时分醒来的,还没彻底睁眼,就先听到些轻声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为了不吵到她,特意将声音放轻说话的。

她能听得出来,是弟弟董云的声音,旁边还有娘亲爹爹的轻声呵斥声,却没听到卫七郎的声音。

“娘,他怎么还不睁眼啊,我都眼巴巴的搁这瞧了一天了。”董云笑嘻嘻地跪在床跟前,生怕打扰到董如睡觉,便将声音压低,但还是小孩子心性,见到小外甥安稳躺在母亲身边,就是不睁眼,便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他,转头问一旁的董母。

“快别动了,不然一会吵醒了闹腾的你姐也要醒了。”董母在一旁看顾着董云,低声说道。

“爹,娘。”董如听着他们说话,已是睁开了眼睛,见爹娘还有董云都是围在自己身前,只是她整个人没力气,浑身剧痛,感觉转个头都很是困难,连声音也是羸弱绵软。

说着,她赶紧想转头去看孩子,奈何却是转不了身,一双眼眸里盛满了焦急,董母见状,赶忙将孩子抱起来,放到她眼前,笑道:“是个男娃呢,瞧这长得,真是俊俏。”

董如只见一个被包裹在棉被里的小小身子,只露出小脑袋安安稳稳睡着,她细细瞧着,只看着这孩子尖脑袋,怎么看怎么难看,但心里却是感觉有一阵苦尽甘来的深切满足之感,只觉得上天待她真是不薄,送给了她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

她仍是细细看着,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似的,让娘亲将孩子放近一些,然后自己挪动几分,将脑袋轻蹭了蹭孩子的小脸,笑了开来说道:“我当娘了。”

董家二老听着她娇嗔绵软又是满足开心的笑语,俱是感慨的笑了起来。

后半夜。

初冬的天气反复无常,这几天总是风声肆虐,昼夜不停,连带着气温都低了下来,预示着冬天真正来临了。

而里屋的灯却是常亮着,卫七郎给董如洗了脸,然后就去厨房端了碗药粥来,一勺勺喂着她喝下,又出去将厨房的灶火提了提,不要让它熄灭,然后起身揭开锅盖,用勺子搅拌了下里头炖着的排骨汤,尝了尝鲜,觉着差不多了,念起阿如在月子里胃口反复,不爱吃香菜,便简单放了些香油进去提提味,又从灶台的碗里抓了些芝麻进去,然后盛了一碗又是端进了里屋。

如此,他是来来回回不停歇,一直伺候着月子里的董如,瞧的董如心疼不已,只坐在床榻上,抱着孩子说道:“你快歇歇吧,忙里忙外,瞧得我都跟着难受,心疼你。”

卫七郎却是端着碗走上前来,又是递给她,从她手里将孩子抱过去,说道:“快些喝了它,然后躺下,外面风大,你就不要起来招风了。”

董如接过去看着那汤,只见那排骨被已被卫七郎炖的纯熟软烂,而汤汁也是清香并不肥润,看着也是清透,放在平时,她绝对有食欲,但有可能是最近吃的这种东西太多了,此刻她只觉得胃里顶的难受犯恶心,却是怎么也喝不下去,只将那汤碗放到一边,推却道:“放着吧,现在不想喝。”

见她一脸的不情愿,卫七郎却是一下子沉下脸来,抱着孩子走上前来,说话的声音也带了些怒气,“快些喝了。”

他眼睛直直盯着董如,迫于压力,董如也是不再说话,敛了眼眸只是低着头将那碗排骨汤连带着碗里的肉都吃了干净,然后还是低着头,将空碗放回床跟前的小桌上,便不搭理他了,而卫七郎也是不说话,两个人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董如很是委屈,吃不下就是真的吃不下,硬逼着她吃下去只让她觉得胃里撑得难受,方才她还喝了一碗药粥呢,现下又是一大碗排骨汤下肚,她只觉得要吐了,但是卫七郎就坐在跟前,虽然不说话,可是她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

含着威信力的气场有多么的压迫人。

就在这个时候,孩子哇哇哭了起来,蹬着小腿儿,小脸泪水朦胧的。

董如一下子着急起来,将卫七郎给忘到了脑后,只顾着孩子,将他接过来抱在怀里,见小家伙一张小嘴儿微微蠕动着找地方,显然是饿了,她便忙不迭地解开里衣,便将那带着些粉红的肿胀小樱桃送到了小家伙嘴里,一面轻声安抚他,一面瞧着孩子吃得香,嘴角不禁绽放开一朵花儿来,却又是疼爱又是满足,整张脸看着小家伙笑意盈盈地。

一旁的卫七郎自是瞧见了,待看到娘子衣衫不整,随着解开的带子那一个桃子便是弹跳着露了出来,看着竟然比她做少女时大了不少,上面的小玉点被小家伙含在嘴里吮吸着,孩子粉嫩嫩的唇瓣一张一合间,便是将那暗红色的一点微微露出了些许,其上还粘着些没有吮吸干净的乳汁。

这情形红白相间,煞是引人瞩目,他看的呼吸一窒,忽然觉得室内温度有些高了,不禁暗自喉头一动,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气消了,一双眼睛也是挪不开似的盯着董如那里。

待孩子吃饱了,董如便是将他抱在怀里亲亲,然后哄着他睡觉。

头顶有人影晃动,董如抬头却见是卫七郎一言不发地起身,拿起了床边上的空碗出门去了厨房,想是应该去洗碗了。

还记得方才他逼着她喝那碗排骨汤的事呢,瞪了他的背影一眼,跟他置气,没说话也没叫人,任由他去,自己也是低着头看着孩儿逐渐睡着。

没想到这却是过了很久卫七郎才进得屋来,董如早已是哄着孩子躺下了,见她已经衣衫收拾整齐,眼眸一敛,轻声说道:“阿如,你睡着了么?”

董如闭着眼睛没理他,继续装睡。

过了一阵子,董如以为卫七郎要说些什么,却没想听到一声叹息声传来,他却是吹了灯,和衣躺在了外面,没再说一句话,不出一会儿,人便是没声儿了。

他呼吸轻的到听不见,董如也不知道他是真睡着了还是假寐,总之她等着卫七郎说话,却没想到人家什么都没说,更一言不发,也不解释一下方才为何那样逼她,她不禁没来由一阵气闷,当下也是不再管,背过身子搂着孩子也是睡着了。

翌日,天气却是在初冬的时日里算是晴朗,万里无云。

晌午的时候,给孩子换过尿布,让他自己躺在那里,董如坐起身来可以歇歇,却不想又是迎来了昨晚的那一幕。

卫七郎这次却是由昨晚的排骨汤换成了乌鸡汤,上面撒着些小葱末,看起来清而不肥,很是有食欲,但董如却是皱起了眉头,直接推拒道:“快拿走,我不想喝这些东西。”

听罢,这次卫七郎却是没像昨晚一般生气发火,发而一反常态,一撩袍摆坐到了床跟前,柔声跟董如说道:“不喝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身子骨,生了孩子营养全部给了他,你自己倒是又回到了从前,你即便是腻了也要喝了它。”

人说着温柔的话语,动作却是又带上了不容人忽视的压迫力,直接将碗递到了董如面前,不容她抗拒。

董如却是耍起了无赖,她真的不想喝,天天喝这些东西简直都要吐了,若不是卫七郎每次喂她,她逃避不了,不然她早都叫唤开了。而现在,她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她觉得光是眼睛看到这些东西就要反胃,立马头摇得像拨浪鼓,皱起了小脸,央求卫七郎。

“七郎,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喝,现在我看见这些东西就难受,快拿走。”

见她一副快要吐出来的样子,卫七郎也是无奈,又不能硬逼着她,便只得作罢,将碗放到了一边,转头跟她说道:“那我在想想法子,给你换几种花样,总不能不给你调理啊。”

“嗯”见总算是不再喝那渗人的乌鸡汤,董如总算是安心下来,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皱着眉头说道:“这几天我才感觉身子骨有了些力气,这孩子将我折腾得不轻。”

“那往后咱就这一个吧。”卫七郎也是附和道,想起那天董如的模样,他就吓得魂飞魄散,感觉世界都天崩地裂了,如果她真出个什么事,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董如却是头枕在卫七郎肩膀上没接话,她眉头皱着,一张脸蛋也是有些粉红,感觉半坐的姿势不舒服,便将整个身子都瘫在了卫七郎的怀里,轻微挪动了下,但还是感觉不舒服,浑身都好像拧巴得难受,难以言说,眉头皱的更紧了。

卫七郎见她秀美紧蹙着,又是挪来挪去,还以为她怎么了,扶住她,担忧地出声问道:“阿如,你怎么了?”

男子一开口,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董如却感觉竟然有些清凉,她不禁心里感到惊讶羞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脸蛋也是红了,不敢回真话,只得嘤咛道:“我这里好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