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五十七章:小家伙学坏了

(女生文学 )

“快啊,我很难受的。”董如见他直直盯着自己身体,却迟迟不动作,心里也是羞涩的不行,但是却又有莫名的焦躁,娇哼道:“我感觉奶水太多了,给孩子喂,他又不吃,只能找你。”

她说着话,身前的柔嫩就跟着声音的起伏颤动开来,其上那两个凸起也是透亮莹润,闪着诱人的光泽。

卫七郎喉头又是一动,但他还是介意阿如在月子里,克制自己,身子一动,趴到了她跟前,并没有压着她,双手像捧起圣物般轻柔地掬起那两团粉嫩,低声说道:“那我吸了,你若是疼了就喊出来,我立刻停下。”

董如已是难受的紧了,听着只是点点头,身子也是动了下,只觉得男子那双大手敷上,从没有哪一刻让自己这么舒服的,从身心里有一股清凉之感滑过胸腹,她忍不住想轻吟出声,闭上了眼眸。

卫七郎见她很是舒服,并没有疼痛之感,也是微微放心,又是看了一眼她,便将头低下,张开唇瓣敷上了其中一个小露珠,轻轻吸允了起来。

“啊...”甫一吸上,董如立刻轻吟出声,双手也是无意地抱紧了卫七郎的头,男子的唇瓣一直是带着些微凉的,但是口里的气息却是热烫的,她感觉一股气流好像流窜到了下腹,一下子绷直了身体,胸前被吸的那一团顿时感觉轻松了些许。

早知道这么舒服,她早就应该让相公这么做了,她心里想着,事后也要让他将另一个也吸一下。

就在两个人热火朝天的时候,床里头的小家伙身子动了动,然后便将小脑袋转了过来,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定定瞧着在自己面前上演惹火尺度的爹娘。

他小嘴儿兀自咂吧着玩的挺好,四肢也是在小被子里胡乱挥舞着,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看着爹娘不放,董如正舒服的时候,没感受到,卫七郎却是一转眼就看到了,顿时嘴巴停了一下,董如不乐意了,叫喊道:“别停啊。”

卫七郎离开董如,他的呼吸是粗重急切的,紧实有力的臂膀此刻也是抱紧了董如,看着孩子低声说道:“孩子看着呢。”

“啊!”董如浑没想到,立刻抬起头来,双手也是捂住了自己,但又一想到都是家人,干嘛这样,又放松下来,但人却是更羞了,说出来的话也是如蚊子哼哼,听不真切。

“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也不是那么难受了,若是让孩子再看下去,他还不得跟着学坏了。”

其实小家伙懂个啥,只是看着新奇或许只认得喂养自己的那对甜软呢,小嘴儿也是一张一张的,末了,他的小嘴儿向上微动了动,竟然冲着爹娘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笑容。

这一下,看得董如是又高兴又疼爱,忍不住上前亲了亲孩子,转头跟卫七郎开心地说道:“他会笑了,他竟然冲着我和你笑了。”

卫七郎却是笑笑,眼眸还是暗沉之色很重,只将长臂一伸,把她拉了过来,塞进自己怀里紧紧抱住,没去管孩子,只说道:“我们继续。”

董如也是愿意的,一个不是很难受了,另一个却是肿胀着呢,可是孩子在场,她却矜持了,只低着头羞道:“算了吧,孩子看着呢。”

“看着就看着,我们在做啥他往后也会这样的。”卫七郎笑的有些无辜,说话却很是露骨邪恶,一把将她按倒,嘴唇敷上另一个又是继续,看着董如那两个圆润,边吸边道:“我的阿如好像长大了,比起以前来熟了不少,性子也是乖张了些许,但我却是感觉越来越放不下你了。”

董如转头看了一眼孩子,见他还是看着,不禁更是羞報,但眼眸却是浮上甜蜜,双手十指插进卫七郎的头发里轻柔抚摸着,双眼迷离的呢喃道:“是啊,有家真好,我也是放不下你,往后只盼着你对我们娘俩不离不弃呢。”

“不会的,你们是我的生命,我怎会离弃?你不要乱想。”卫七郎回道。

“那你说我性子乖张,是不是时间长了嫌弃我,觉得我人老珠黄,不如你意了?”今天一天,性子乖张这句话卫七郎说了两回。

董如是明白他的,以他的脾性,一句话他从不说第二次,如今却是说了多次,她都记着呢,只以为生了孩子,人就走样,他嫌弃她了。

她口吻很是委屈,卫七郎听在耳里,只笑道:“哪有的事,我的阿如却是比以往成熟了,不再那么容易害羞不敢见人了,这是好事,再说你怎么样我都稀罕。”

又见她双颊酡红似火,身子被自己吸得也是酥软如泥,瘫在了床上,他压制下自己的呼吸声,欺身上前来抱住了董如,好像要将她融入自己身体里一般,低声说道:“行了吧,你才坐月子没几天,往后有的是机会,等你出了月子我好好陪你。”

“嗯。”董如点头,她身子经过刚才那样爱抚,也不是很难受了,便也点头,整个人靠在卫七郎怀中,一只手不安分地在他后腰打转转,轻声说道:“七郎,我帮你吧。”

卫七郎没说话也没点头,也不知是默许了还是不赞同,反正听着眼眸却是又暗沉了下去......

******

朝阳如火,当金色的阳光穿透天际的厚厚云层,将光亮洒向大地的时刻,整座杨淮城都被沐浴在了金光中,看起来宝相庄严,位于巨大城池中央的皇城更是巍峨高耸,气势滔天。

现在正是卯时,皇宫正门大开,在朝阳冉冉升起时,伴随着的是一列列朝廷命官按官阶大小,步入正门去上朝的时刻。

而在京郊一处废弃的宅子门前,却停留着一辆马车,马车豪华非常,四匹骏马俱是矫健有力,只见从上面慢悠悠地走下来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他脸容秀美卓越,长长黑发半挽,一双墨染般的眼眸始终半垂着,整个人的气度仿若流水般清透澄澈。

伸出一只同样秀美的手,破旧的宅子大门被他推开,进入其中却是别有洞天,亭台楼阁,雕花绕梁随处可见。

他一个人慢慢走着,七拐八绕,在一处亭廊跟前转了个弯进入了一道门里。

屋里的榻上躺着一个身体健壮的凶脸汉子,旁边站着江晋,正要给他拆绷带。

看到白衣少年走进门来,江晋停下手中的活,首先走上前单膝跪倒,低头见礼:“殿下。”

而榻上躺着的那个汉子一见是他,立刻直起身来,双眼瞪得铜铃大,恶狠狠地瞪着他。

白衣少年神色似笑非笑,看着他这幅样子眼波淡然流转,声如流水般说道:“名扬天下的不败大将苗于飞将军,别来无恙啊。”

“苏流钰!”躺在榻上的汉子正是前段日子被卫七郎一箭射成重伤的苗于飞,而他被当日赶来的江晋救了回来,却是给带到了京城养伤。

他先前问过江晋是怎么来到京城的,江晋没说实话,现在看来,江晋原来是有主子的人,而这个主子竟然还是朝廷一品大员,内阁首辅苏流钰。

想通这些,苗于飞不禁心生伤感,转过头去瞪着已经站起来,站到苏流钰身后的江晋,断喝道:“你我兄弟相称三载,而我却在今日才知道你一直在演戏。”他说着竟然又笑了开来,很是苦涩,低声道:“可怜我还被蒙在鼓里,将你当做亲兄弟般对待。”

江晋听了神色一改往日对他的恭敬之色,而是一派冷静,先是看了一眼身前的苏流钰,见他神色看不出喜怒,便也不敢擅自开口,只站在苏流钰身后恭候着。

“堂堂内阁首辅,权势滔天,此番前来见我这败将,只怕是有目的的,你想说什么,直说就是。”苗于飞毕竟是楚国前大将,朝廷的一些官场之道他还是很精明的,直直望着苏流钰,沉声开口。

苏流钰却是笑笑,一只手抬起来伸到半空上下翻转,如此反复,轻柔做了个动作,然后望着他。

那个动作一做出来,苗于飞浑身都激动起来,眼前放佛涌现出征战沙场的英姿,沉声问道:“这是你的条件?”

苏流钰点头,轻柔而笑,淡然说道:“你心里戾气太重,想要报仇就要恢复身份,不然仅凭你是做不出什么事来的。你是我楚国不败的神话,若想恢复身份,由我举荐,我想皇上不会说什么。”

“而相对的,我就要给你效命?”苗于飞已经明白过来,他是抓住了自己想要报仇的心理,借此拉拢他。

苏流钰淡笑点头,神色清润。

******

孩子被董母抱去了外面晒太阳,难得的让董如可以歇歇,董父也是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夸耀:我当爷爷了,我有孙子了。

董如是觉得羞人的,说了爹娘几次,可是都不听她的,便也作罢。

外面传来破浪鼓哒哒声,还有两个老人的笑声,听着好不窝心,董如坐在床上支着耳朵听着,也是心里甜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