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六十一章:无声的哑剧

(女生文学 )

董如一面哄着孩子,一面焦急地等着外头那一阵锣鼓声过去,她隐约听见有官老爷在高声讲话,可是孩子哭闹不止,她也没有心思听,便也没听真,心里想着等卫七郎回来了再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这却是过了好一阵时间,外头的喧哗声才停歇,可是卫七郎却没进门。董如不知道外头的官老爷对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说了些什么,只哄着孩子好不容易让他不哭了,转过头去向着窗户外头张望着,但还是没看到卫七郎的身影,不禁有些焦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哪里要打仗,县老爷这是要征兵了?

她一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更是焦急,又迟迟不见卫七郎回来,还以为是真的,当下只转过头去看着怀中的孩子,心中一股子悲切涌上来,只觉得自己才刚生了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没几天,这朝廷却是要拆散他们了。

门外的卫七郎站在街道上,双手背负着,一双眼眸静静地望着那一对敲着锣,一路吆喝喊着话的官兵走远,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他是庶子,其实早应该预料,家中父亲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真当这一天发生了,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没什么喜悦,更没有悲伤,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一朝两边分,卫半边,苏半朝。”

如今,卫家最大的家主,镇国公终于驾鹤西去了,他是两朝元老,天子又是他的门生,撒手西去,天子悲痛下旨,享誉亲王的礼遇,举国哀悼,以示自己对老师的敬重悲伤之情。

敲锣声一路过去,沿街的百姓全部陆续跪倒,和当朝天子一样,哀悼这位自己从没有谋过面,却要跪拜敬丧的大人物。

他死时的消息现在才传到江林镇,想来早就死了多时了,从京都一路传过来,用了好些时日,想必现在卫家已经乱翻了天,内里为了家主之位和镇国公的无上荣誉,正在不断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戏码,只不知灵堂上的他作何感想。

恐怕也是冷眼望着这个世间,作壁上观看自己的子孙斗得死去活来,内心没有任何感情吧。

卫七郎冷笑一声,紧接着转过身推开门进了屋子。

董如又是等了一阵子,才见到卫七郎回来,孩子已经安稳下来,她赶忙迎上前去,担忧地问道:“外头怎么了?是不是朝廷要征兵?”

卫七郎一愣,紧接着马上点头回道:“是啊,朝廷要征兵了,蛮夷要打过来了,所以连江林镇也不能幸免。”

董如一听他说,立时确定了自己的担忧,心里一下子伤感起来,冲到他怀里抱紧了他哽咽道:“你别去好吗?我害怕,战场刀剑无眼,我真的怕......”

这个时候该不该告诉阿如真话呢?

告诉了就意味着两个人迎来感情的变质,他太了解董如,虽然有时候她很傻,但不笨,该想到的她不会含糊。

他是在欺骗,一直在欺骗,他不知道往后她会怎么看他。

他怕......

卫七郎闭了闭眼眸,再睁开时扶住了她,还是笑着安抚道:“官老爷说了,只征收家里有两个男孩子的家庭,像我们这种人家,人家说了不会征收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真的吗?”董如猛然抬起头,眼睛里都蓄满了泪水,但还是很高兴,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了。”卫七郎替她把眼泪抹去,戏虐道:“瞧你,多大点事儿,还哭鼻子。”

“这哪里又是小事,这可是征兵啊!我当然是担心你了。”董如低下头去委屈地小小声说道,末了又是抱紧了他,将脑袋埋在他胸窝里,闷声道:“你若是走了,我会害怕的,晚上会睡不着的。”

她的语调温柔绵密,像水流般轻缓地流淌,一路让卫七郎身心各处都在跟着震荡,他忽然眼眸一动,将董如扶正,低头凝视着她,认认真真地看着她,张开嘴,想要说话却又犹豫了。

董如不明所以,卫七郎好正式,她有些拘禁起来,抬起头怔怔地望着他,问道:“七郎,你有什么想说吗?你怎么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是啊,他的阿如如今还在月子当中,受不得气。

卫七郎觉得自己头一次无所适从,胸口烦闷,头脑一片空白。

眼眸低下去敛了半晌,他沉默着,犹豫了一会才轻声问她:“阿如,你相信我吗?”

董如一听他犹豫了半天就是为了问出这么一句话,当下就是扑哧一笑,打趣他:“你问的这是什么话,你是我相公,我当然信你了。”

见她一张小脸灿烂如花,清粼粼的大眼也是毫无杂质地望着自己,卫七郎觉得无论如何也是再也说不下去了,但是他很会演戏,脸上一点神情都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往常的模样,笑道:“算了,我也只是有点杞人忧天,你别往心里去。”

只要她的相公不用去征兵,董如便是放下心来,更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挽起他的手笑道:“我没往心里去。”说着笑眯眯地看着他,拉着他过去看他们的孩子。

******

杨淮城是楚国的京城,巨大城池被有效地划分成了若干小城,这座城池屹立在楚国地界已是千年。

靠近皇城的一大片地方全部是红墙碧瓦,高门大院,衢巷亭廊,庭院深深的官家住宅。

最里面有一座前后八进的宏伟大宅,宅子庭院高楼林立,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而大宅的门楣上挂着一幅巨大的金色牌匾,上书两个大字:卫府。宅子从里到外全部披满了白色孝带,随风飘扬,却没有一点悲伤气氛,反而透着很是讽刺的剑拔弩张。

此刻这座宅子跟前俱是停满了马车,一辆辆的豪华非常,看起来竟然全部都是来自各家贵族公卿的马车。从马车上下来的人们也是身穿锦衣华服,头戴玉色玳瑁,脚蹬暗色云纹步履,腰佩珠玉环佩,身旁跟着的奴才,一个个都俱是满面油光,气势非常。

人们下了马车,脸面上的神情就像变脸似的,刚才还是高兴地模样,这么一会儿功夫立马便换上悲痛之色,由下人陪同着走进了大宅。

...一切都是安静的,仿佛上演着一出没有感情的哑剧,而那些人们就是小丑般,演绎着自己内心世界的各种悲欢离合。

就在这个时候,从大宅的前院墙后方转出了一个少女,那少女一身素缟孝服,头发也是半挽,脸上神情不似旁人那样是硬装出来的悲伤,而是真正一幅伤感之色。

她脸蛋看起来红润,双眼也是乌溜灵动,但却是平静异常,走到宅子大门前就要抬脚进去,却被旁地里伸出的一只手拉了过去。

却是夏行之,他身穿正二品的官服,只在官服低下穿着孝服,将那少女拉到一旁,转头望了一眼看他们笑话的那些公卿贵族,低声呵斥她:“江雪瑶,你怎么回事?镇国公西去,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他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眼,看她很是显眼地穿着一身孝服,没穿自己永平郡主应该要穿的官服,那雪白的颜色简直要激怒他,又见她梳着一头新婚妇女才会梳的发饰,立刻脸一沉,冷声骂道:“你穿成这样成何体统?难不成还真将自己当成了卫家没过门的媳妇,过来替卫梓明守孝来了?平白让人看我们夏家的笑话,快回去换了。”

“我本来就是!”江雪瑶听夏行之骂她,立刻高昂起头回瞪他,拍开夏行之的手,转身就要走,头都没回地说道:“皇上三年前就给我们下旨赐婚了,我不管梓明哥哥是出于什么目的抗旨,但皇上金口玉言,圣旨一下怎么可能收回,所以他总会回来的,如今他爹死了,他在远方无法尽孝,我这个没过门的媳妇当然要替他守孝了。”

“你!”

她说着已经转身走了开去,眼看着就要进门了,夏行之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个妹妹如此不听话,只一门心思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事,毫不顾忌他们夏氏家族的脸面。

“啪啪啪――”

一声轻快地拍手声徐徐传来,同时一道流水般轻柔的男声也从远方慢慢传了过来。

“永平郡主好一个女中英杰啊,为了情郎这样不顾自身名节,倒算是豪爽了。”

夏行之和江雪瑶同时转头向着来人望了过去,只见是当今内阁首辅一品大员苏流钰正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他就好像行走在空灵婉约的冰雪山巅,总是穿着那一身雪白衣衫,袖袍宽松流泻下来,像风一样,只让他走起路来清幽雅致,行云流水。脸上神情也是笑眯眯地,不似旁人悲切之感过于浓重,头发披散着,只在后背用一根白色带子微微扎起来,始终一副事不关己,作壁上观,似笑非笑的气度。

放眼天下,能时时刻刻不穿官服就这样旁若无人,走来走去的人,也就只有这一个苏流钰了,夏行之暗地里皱了皱眉头,远远地跟苏流钰行了一个官礼算是打过招呼,但是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