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一章:如意

小河村外面一里地方有一条小溪,溪水不是很清澈,但却是村子里唯一的水源。

董如抱着一盆的衣服向着溪水下游走去,木盆太重,衣服又多,她走起路来不免有些颤颤。

好不容易到了溪水边上,远远就看到三弟董云给家里的兔子母鸡洗要吃的苜蓿。

董如放下木盆就开始洗衣服,董云看了一眼,说道:“二姐,你都要快嫁人了,娘怎么还让你做活?”

“这不还有三天呢么。”董如目不斜视,继续手底下的活。

三天后她就要嫁给同村的农家汉子卫七郎了,很平常的婚事,没有多少可议论的谈资。

董如的姐姐董月已出嫁多年,今年她正好十六,也到了出嫁的年龄,爹娘一商量,便将她许配给了孤身一人的卫七郎。

农村没有多少礼仪可重视,将要出嫁的新娘子还是可以做活的,只要在出嫁前一天不出门,象征性的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洗完衣服和董云一道回到家中已是黄昏了,推开小木门就看到娘亲坐在院子里,手上拿着一件衣服,眯眼正在做针线活。

董云独自将洗好的苜蓿拿到一边的圆木头案板上,开始“咚咚咚”的剁起来。

董如看了一眼娘亲手里的针线活,眼底有些莫名水光,自顾自地走到一边,将盆里的衣服全部展开,凉到了绳子上。

剁苜蓿的咚咚声还在继续,就在这个时候,董母将最后一针收拢,抖了抖手里的衣服,跟董如说道:“阿如,过来试试。”

董如默默走上前去,背过身体双腿弯曲下蹲,任由娘亲在自己后背比划衣服的大小。

她一边比划,声音慈祥地说道:“要出嫁了,当然要穿娘亲亲手做的衣衫,保你一辈子如意平安。”

董云停下手中活计,抬起头望着董如,就看到董如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硬是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董如转过身去,头靠着董母的膝盖,抚摸着她苍老粗糙的手,哽咽道:“娘,大姐嫁到远方,而今我又要出嫁,家里就剩下阿云一个人了,他还小顶不了事,这往后有个什么大事,你和爹该怎么办啊。”

董母微微一笑,眼底尽是疼爱,说道:“你这不是还在村里呢么,又不是像你大姐一样嫁了个千里远,我看不到了。”

大姐董月十七岁的时候,因为她一句话,青梅竹马的小康哥哥便出村去了远方打拼,说是要挣大钱,将来回来好风风光光的迎娶董月,可董月等了他三年,小康哥哥都杳无音信。

眼看着董月都二十岁,成了个老姑娘了,董父便四处给董月物色合适的人选好把她嫁出去,可董月是个犟脾气,非要等到她的小康哥哥为止。

就在董月将要绝望的时候,小康哥哥给她来信了,董月看过之后,便不听家人劝阻,毅然而然地出了远门去找寻她的小康哥哥去了,到如今算算时间,也有好几年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而董月又是自己跟着跑到远方去的,等于董家失了一个女儿,那时候董如还小,自然不懂当时的董母为何那样伤心。

董如现在听着娘亲平和的声音,再一想起自己也将要出嫁,爹娘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往后就没个人照顾了,这心底里就像火烧一般,疼得她想哭。

“哭啥。”

却是董父提着旱烟杆子出来,坐到门槛上,说道:“又不是见不到了,放心去吧,一个村子里的人,知根也知底,你嫁过去了,我和你娘也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