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七十五章:来自农村的卫夫人

沉默了半晌,卫七郎又走上前拥住她,认真地说道:“相信我,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会将所有事解决,然后带着你回家好不好?”他说着,点点她的嘴唇,笑道:“马上要过年了,我可不想在这里过,所以我也会加快速度的。”

卫七郎都这样说了,董如便也没再说什么,只在心里默默地选择相信,点了点头跟他说了句“我等你”便没再说别的。

等着卫七郎出了门,门外的萧勇便是站在门外,低着头跟董如请示:“夫人,您现在方便吗,若是方便,属下便让底下的人进来服侍您了。”

他的声音冷漠无比,听起来毫无感情可言,说出来的话虽然是恭敬的,但却让屋里的董如硬生生打了个寒颤,还没见到他人呢,就先在心里无端端感觉到一股比霜雪还要冰凉刺骨的寒意。

她在心里想着,怎么卫七郎派了个这么可怕的人来保护她,对这人是越发害怕了。

但是董如不敢怠慢,立时怯生生回话:“我好了,那你就让她们进来吧。”

她刚说完,门外面便走进了四个身穿华丽侍女服的婢女,一个双手端着银盆,董如瞧了一眼,只见那银盆里热水四溢,其上还飘着几朵清香扑鼻的花瓣,可是那婢女端着这么盆热水竟然像是不烫似的,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剩下的一个双手捧着一条雪白的棉巾,还有另外两个,手里同时捧着一件女子华服。

四个人从进门开始,便是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俱是低着头,那端着银盆的婢女当先跪倒,身后的三个也是跟着跪倒,神情恭敬地跟董如请示道:“请夫人更衣洗漱。”

董如呆住了,彻底呆住了,这架势无端给她一种压迫力,气势巍峨,弄得她双手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浑身肌肉都紧张的要皱起来了。一直以来,都是她给别人下跪,哪里想到有一天,会有轮到别人给她下跪的时候,登时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让这些人起来,其实她是不介意自己上前扶起她们的,可是又想到卫七郎临走前交代的,便又不敢上前,只得站在那里,嘴唇动了动,艰难地挤出了一句话来。

“你们...都起来吧,别跪着了。”

这句话简直艰难之极,她说的也是声音小小,都快听不见了,显然内心很是紧张,但面上却又努力维持着平静,不想给卫七郎丢脸,这里外两面不同的情绪可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那四个婢女素质效率一流,听到主子说话,便是直起了身子,神色丝毫不变,自动忽略董如那一声怯生生,不知所措的话语,直径上前来侍奉着她穿衣洗漱。

将银盆放下来,一个走上前来向着她福了福身子,便是恭敬地说道:“请夫人洗脸。”说着,便是接过另一个手里的棉巾候到了一旁站着,等董如洗好了,好在最快的时间内将棉巾递给她。

董如浑身那个不自在劲儿就别提了,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走到了脸盆旁,她刚要伸手进去搓脸,却旁地里一只手伸过来握上了她的手,顿时将她拦了下来,董如吓得一怔楞,身子都差点歪过去,但幸好她还有些自控能力,只是肌肉惊得跳动了一下,没有做出丢脸的事来。

却是那个先前端着热水的婢女抓着她的手,恭敬地跟她说道:“夫人,水中放了精油,可以舒缓您睡了一夜的神经,请先泡手在洗脸。”

她说话不卑不亢,眼睛就这样炯炯地望着她,瞧得董如心下一慌,又有些自卑,卫七郎府上的婢女都是这样,一个个地身子高挑,面容秀丽,看人也是大胆不骄不躁,这份气度只让董如觉得自己就是个小门小户,着实自惭形愧。

那婢女说罢,便是自己替董如将她的手放了进去,然后又是恭敬地手捧棉巾站到了一边。董如越发不敢说话了,只觉得更加拘谨起来,大气也是不敢出,只将手放到盆里听话地泡着。

她泡着手,那些婢女也是不闲着,前来两个在她身后站定,将她的头发取下来,慢慢梳拢,整整齐齐地给她盘了一个贵族公卿的夫人才该梳的结椎式发型,留下了两股手指粗细的黑发放在胸前,然后在脑袋上给她戴上了一对挂珠玉垂饰的玉色步摇,她一走动起来,这步摇便是发出声声清脆叮当的响声来。

头上忽然重了好多,董如甚是不习惯,以前她都是将一头的秀发随便挽起来就可以了,哪里经受过这种繁琐,现下只感觉两个肩膀都得端着,时时刻刻警醒着才能不担心头上那些繁重的饰物不掉下来出丑。

过后便是衣服,两个侍女手捧着衣服一人一边,另外两个却是走上前来要脱她的里衣,吓得董如立刻后退了一步,却又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尴尬,只得喉咙干涩地说道:“我自己来吧,你们别忙活了。”

她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因为那四个婢女正抬起了头,似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句,俱是望着她,可也没表现出多么明显的鄙视来,可是董如却觉得那眼神很刺眼,扎得自己浑身都难受,感觉比方才更尴尬了。

先前那个端着热水的侍女笑了一下,说道:“夫人,还是让我们来给您更衣吧,这衣服穿起来繁琐,奴婢怕将您身子弄受伤了,不然到时传到大人耳朵里,我们便是要受罚了。”

董如心软,一听她们做的不周到,卫七郎便是要惩罚她们,神色立刻柔软下来,也是望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两手通红,明显是先前端着热水给烫的,可是她竟然忍着,没有任何情绪露出,自始至终都是对她一副恭敬的模样,看得董如心下震撼,卫七郎管制下人的手段她算是在今天见识到了,心里不禁有些对他害怕起来,他的温柔一面是给她看的,可是对别人却是如此心狠。

又听她说着受罚,登时联想到如果他们做的不好,也不知卫七郎该怎么罚她们,当下也顾不得尴尬,心里对她们很是怜惜同情,只乖乖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那侍女似乎没想到董如好说话,又是笑了一下,但手底下却是动作了起来,给她脱起了衣服,恭敬回道:“侍奉您是奴婢的职责,您不用这么客气。”

她说话口气没有起伏,很是平缓,却让董如听得反感,什么叫是奴婢的职责?有些人生来难道就是要侍奉别人的吗?不过也没说话,任由她们把她像是木偶般摆弄着。

董如还以为她们会给她留一件肚兜在身上,可没想到会将她脱光,浑身不着寸缕地站在屋中央让四个陌生的同性就这样在自己身上摆弄来摆弄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人都快羞得晕过去了。

这简直超出了她的负荷,脸蛋也是爆红着,再也维持不下去脸上的平静神色,紧紧将眼睛闭了起来,当鸵鸟。

四个侍女效率很快,为怕她冻着,便是不出一刻便将衣服从里到外全部给她穿着完毕,然后一个婢女拿过一旁的镜子,放到她面前请示:“夫人,您看一下,哪里需要在装饰?”

董如先是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半晌,才算是回过神来愣怔地去看镜子里的人儿。

那人儿完全就不是自己了,一身的曳地长裙,里面一层是粉白的里衣,外面一件颜色略浅的翠绿色广袖拖地裙,胸前露出了些许锁骨,衬得她的颈项线条更加柔美纤细,腰间缀着同样颜色的流苏,袖摆下方绑着两个蝴蝶结,衣带飘飘,娉娉婷婷地站在那里,头上两对玉色步摇摇曳生辉,而她的脸蛋也是被这一身的锦衣华服衬托得更加像那来自九天的仙子。

——原来她还有这么好看的一面啊。

董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愣怔,这衣服穿在身上将自己的缺点完全掩盖了,只衬得她是那样的瑰丽,看起来就像个陌生人,她都不认得了。

可是想起方才自己被脱光服侍着穿衣,她脸一红,心里想到卫七郎平日里是不是也是这样,便轻声问那婢女:“大人平日里更衣起床是不是也是被你们这样服侍的?”

那婢女扶着她的手,听了一笑,回道:“回夫人,是的,大人每天便是由我们这样的婢女更衣服侍的,不过大人有固定的婢女,我们这种下等人是轮不到的。”

她说着,好像理所当然,神色没有变化,却听得董如心里一阵凄惶难受,一切都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她的七郎以前都是给她穿衣服,她还以为夫妻间理当如此,却在今天,这一刻,心却是沉了下去,原来他是被人这么伺候着长大的,连穿个衣服都是别人来代劳。

想到那个平日里微笑着照顾她的七郎,而他的身子却是别人也看过了,想到这里,她真的很难过,深刻地意识到大家族不是自己这种小门小户可高攀的,也适应不了。

就这样,她被人扶着出了门,孩子由一个侍女抱着,董如临走前又是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孩子,这裙摆太长,她只有提着才算是踏出了门槛。

刚一出门,侯在门外很久的萧勇便是迎上前来,先是抬头望了一眼盛装的董如,眼底瞬间掠过一丝惊艳,过后他立刻低头,跟董如冷声说道:“夫人既然已收拾妥当,就请随属下到客栈外面上马车回府。”说着,身子一转,当先下去了。

可是董如的感受却是另外一番境遇,刚才那惊鸿一瞥,她便是瞧得真真的,那人的脸着实可怖,一道刀痕从左至右硬生生划了下来,将整张脸都毁了,而他人也是冷漠异常,身上有一股子暴戾气息,只说有用的话,迫的董如心肝都颤了起来,对这人是又惊又怕。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