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七十八章:你为她竟然打我! (4000字)

说时迟那时快,鞭子已经到了跟前,董如都能清晰地看到紫述鬓角一丝秀发被吹得带了起来,她呼吸一下子窒息了,必须要将她推开,不能让她代替自己,如果有人因她丧命,她会一辈子寝食难安的。

“郡主手下留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漠的声音从旁地里惊雷般炸起,同时一道人影猛地欺身上前来,一把便是接住了那即将落到紫述身上的莽鞭,将它紧紧扯在了手里,同时手心被扎破,留下了血迹。

董如松了一口气,定睛瞧去,却是萧勇赶在鞭子落下之前堪堪赶来了,可是鞭子来势汹汹,虽然被他截了下来,鞭子的尾部还是有些扫到了紫述的脸上,登时,她的右脸便是被那带着细小倒刺的莽鞭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便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董如顾不得自己此刻两腿正害怕的打颤,赶忙扶住了紫述,心疼地想去看紫述脸上的伤口,却不想紫述竟然推开了她的手,动作恭敬,董如心下立时一凉,感到不可置信。

紫述捂着脸神色平静地重新站到了她身后,对着她低声说了句:“夫人不必担心奴婢,还是想想该怎么应付永平郡主吧。再过个一时半刻,大人也快下朝回府了,奴婢让您受惊,事后大人会惩罚奴婢的。如果您心里过意不去,就还是快些解决眼前事吧。”

董如听着一怔,见紫述虽是说话,神色却是异常寂静,看起来就好像方才替她挡鞭子的情形竟然很平常似的,不放在心上。不对!董如能看得出来,其实她心里是在意的,只不过有可能是身为婢女,命运无法随意愿掌控,便是这么一副认命的漠然神色了。

她心口窒息,身心由内而外的感到寒冷,大家族都是这样不顾别人性命的吗?她的七郎也是这样吩咐别人的,如果不是有他的吩咐,让紫述这么做,紫述不可能会挺身而出替她挡这一鞭子。毕竟谁不愿意珍惜自己的性命呢,可是七郎竟然为了她的命,来让别人替她消灾解难。

枉顾性命,他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还是说她见到的卫七郎只是愿意让她见到的温良一面,剩下的犹如豺狼虎豹般狠辣凶戾的一面全部被他隐藏,直到了此刻,才像那画卷般,慢慢打开,呈现在眼前?

她感到寒冷,身体竟然硬生生打了个寒颤,后背上的冷汗都多了起来,她想家,想家中待自己慈爱的爹娘,想那个只有卫七郎温柔一面的温暖小窝,而不是卫府这个冰冷又没有人性的华丽监牢。

但是此刻她只能将这些先行压在心里,去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面对那个红衣少女江雪瑶。

江雪瑶一击不成,气势反而更加蛮横火爆,便是欺身上前还要再来,不将这个对她来说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娇弱女子抽死她誓不罢休。可是萧勇脸色冷漠,不会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便怯场,而是手里紧紧抓着鞭子,任由血流下来也是不放。

江雪瑶认识萧勇,平日里她前来寻梓明哥哥,这个人便是跟在他身边,见了她也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想来就令她火大,如今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

当下便是张口寒声喝道:“萧勇,你好大的胆子,胆敢阻拦本郡主,放开!我可饶你不死。”

萧勇神色依旧冷酷,启唇哼了一声道:“郡主身份非比寻常,说出来的话萧勇自然认为你会做到,只是萧勇只有一个主子,你想惩戒我还没有那个权力。而且,请郡主不要忘了,这里是卫府,不是你郡主府,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他说着,手中抓着的鞭子猛地往外头一扔,就那样在江雪瑶杀人的眼光中给扔了出去,然后转身面对惊魂未定的董如,微微颔首,说道:“夫人,属下保护不力,让您受惊,大人快回府了,请您先回房休养吧,这里交给属下便好。”

董如脸色苍白,从早晨来到卫府开始,各种针对她的事情便是一件接着一件,她已经招架无力,又是想家,加上被江雪瑶惊吓,现在已很是疲累了。

而且这女子她是打心眼里畏惧的,那天见她第一面起时,还在为她的容貌惊艳吃醋,在心里想着这女子长得这样好看,果然是大家闺秀,可今日,就是长得这么貌美的一个女子,却让她差点命丧黄泉,目中无人的性子她算是领教了。

加上紫述的脸被抽花了,如果不是她,自己今日可能真要挨那一鞭子,她于情于理都是在心里过意不去的,便赶忙跟萧勇点头,小小声说道:“嗯,那就劳烦萧大哥了,我先去给紫述包扎一下。”

她说完,便是急慌慌地要拉着紫述回扶摇苑,情急之下也没多想,直接便是叫萧勇大哥。这一声‘萧大哥’倒是将萧勇喊得愣怔,心里有些奇异,觉得自己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大人,大人的敬畏称呼,还没有人唤过他大哥的。

可是一旁的江雪瑶不依不饶,眼中望着董如也是怒火中烧,听她要走,便是踏前一步,根本不管这里是哪里,也不管旁人,只盯着董如,喝道:“你是哪来的乡野村妇,见了本郡主不下跪行礼也就罢了,现在想走,没那么容易!”

今日她是铁了心要将董如这颗眼中钉拔掉,一想起这么一个弱女子嫁给了她的梓明哥哥,心里就怒火焚天,她有什么资格?

没家室没实力,在名利仕途上无法帮助到他,两人的身份也不匹配,他可以不喜欢她,但也不能随便娶个女人回来,这样的笑话传出去,岂不是在打他的脸?所以她在心里着实替梓明哥哥叫屈。

董如怔住了,扶着紫述的手也是轻微在颤抖,江雪瑶气势太盛,完全就是一副置人死地善不罢休的强势态度,她性子柔弱,自是和她对抗不了的,但面对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今日连番遭遇这样的事情,虽然她在极力稳住自己,不要害怕,想着有相公在她背后,可是面对这个盛气凌人,又长得貌美如花的永平郡主,不论是气势上还是在心理上,她都是莫名地便弱了下去,头一次感觉自己的出身是这样卑微,和人家是无法相比较的。

就在她心里涌上酸涩难言的滋味时,一道声音遥遥穿透了卫府的天空,带着怒不可遏的气势涌了进来,跟江雪瑶说道:“我卫梓明的家室还轮不到永平郡主你来管教。”

人说着,身影已是跟着走了进来,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来到了董如跟前,待看到她头上那些繁重的发饰时,眉头便是皱的更紧了,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又很是恼怒,只看着她那一头的珠翠,只怕是他的阿如已是难受的紧了。

董如一见到他回来,心里涌上的情绪,头一个竟然是委屈悲哀,仿佛他回来,自己所依靠的大树也跟着回来了,她终于不用在强装平静。

如果可以,她真想现在就冲进他怀里大哭一场,将自己所受的这些委屈全部发泄到他身上。

可是这里终究还有很多人看着,卫府的下人们虽说不敢参与主子们的纷争,但也不敢走开,只站在原地将方才那些都看全了,只怕是都在心里笑话她呢吧,董如闷闷地想着,却忌讳着在人前,不敢上前去跟卫七郎说话。

而卫七郎却是将她的举动瞧在眼里,眸底怜惜之色更重,不管那些,便是走上前来正大光明地拉起她的手,眼神又是扫了一眼她头上头饰,怒气一闪而逝,轻柔说道:“肩膀是不是很困啊?回去了我给你揉揉就好了。”

就这么一句话,却让董如心底蓦然一暖,怔怔地流下泪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害怕都统统消散了。

世界上任何道理都抵不过爱人一句最平常不过的温声软语。

她摇了摇头,眼泪却是止不住,自己也知道大庭广众下众人都看着,可就是泪水汹涌,擦都擦不干净,感觉很是丢脸。卫七郎却是眸底疼惜怜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刚想说‘不要怕,回去了我就给你将这些东西取下来。’可话还没说出来,他的眼神一扫,直到现在才看到董如身后站着的紫述。

她的右脸上一道深深的鞭痕很是突兀,看着便明白才被抽了不久,心里顿时涌上怒火,不用别人跟他说明,自己已然想到他不再的时候,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雪瑶竟敢拿她的莽鞭抽他的阿如,那莽鞭上带着倒刺,他的阿如自己疼都来不及,若不是紫述挡下来,后果他不敢想。

一双眸子登时阴霾下来,手也是紧紧抓着董如的手,将董如捏疼了都不自知,生怕她再出事般,整个人站在庭院里也是沉默着,一旁的萧勇见主子这幅摸样,知道他是真生气了,便是冷漠着一张脸,退到了一旁。

江雪瑶眼见着她的梓明哥哥从进门开始,一双眼眸就没往自己身上看过,不对,他的眼眸根本就没看过任何人,眼里只有那个来自乡下的粗鄙女子,将别人是全部忽略了,心里便是伤心凄凉,但又不甘心,自己哪里比不过那个乡野女子,他为什么就是不看自己一眼。

她才是皇上给他亲自赐婚的夫人啊,他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这样对待她。

当下便是像是受了委屈般,手里的鞭子也是扔在了地上,迈着细碎的脚步,上前来跟卫七郎柔弱地说道:“梓明哥哥,你为什么不理雪瑶,雪瑶哪里做的不好了,你要娶这个乡野女子为妻,她哪里配得上你......”

她的神态完全是一个大的转变,先前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可现在望着卫七郎却是满脸的楚楚可怜,眼眸水光潋滟,撅着红唇,那副样子看着竟然是十分凄苦,就好像董如才是那个破坏了她和卫七郎之间感情的坏女人。

董如简直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同一个女子所展现出来的神态,在心爱的人面前霎时就可以收起自己身上那些利爪倒刺,变得小心翼翼,像水一样怯弱柔顺。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的左脸蛋就被卫七郎回身一个巴掌,响亮之极,董如也是被吓了一跳,登时就见她那张左脸浮现出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嫩白的脸蛋也是肿了起来。

江雪瑶不可置信,怔怔地将手捂上了自己的左脸,眼里的泪水却是真的滚滚而落,顺着腮帮子划过那五道手指印,酸涩的感觉一路流到了心田。

她从小仰慕到长大的梓明哥哥竟然为了一个外来的女人打她!

“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她胸膛急剧起伏着,哭出声来,怒不可遏却又很是感伤凄惶,一个劲儿叫道:“你竟然为了她打我,这是你第一次打我!”

瞪大了眼眸凄楚地望着他,只觉得她的梓明哥哥为了这个女人人都变了,以往她不管怎么闹腾,她的梓明哥哥都是一笑泯之,从来没说过一句重话,可今日,他竟然动手打她。

卫七郎眼睛扫了一眼地上的鞭子,狠戾之色更重,眯了眯眼,只说出了一句话来:“你的性子愈发张扬了,打你都是轻的。”

他转过了头紧盯着江雪瑶,那里的神色此刻像毒蛇一样闪着阴狠,江雪瑶看着竟然心下惧怕,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但她性子刚强凶狠,越是这样人便越是强悍。

只身上前来无视卫七郎,一双眼眸只盯着董如,恨不得吃了她,捂着脸狠声说道:“哼!只要你在京城,我和梓明哥哥的婚约还在,你就是那个永远无法被皇室和卫家承认的妾!一个卑贱,被人看不起的妾!”

“江雪瑶...!”她冲口而出的话已是让卫七郎来不及阻止,登时赶忙转身望向董如,可为时已晚,她的脸色已经瞬间苍白了,心下便是一凉。

——只要我和梓明哥哥的婚约还在!

婚约,他们竟然是有婚约在的。

董如听着身子一晃,脑海里轰然巨响,有一道惊雷硬生生在心口炸开了一个大洞,因着她那一句话语骤然疼痛起来,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喜欢田园美娇娘请大家收藏:()田园美娇娘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