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七十九章:你真正信过我吗?

他为什么又要骗她呢?什么心理,让一直面对着她,和她生活,却在心里竟然还压着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她,让她就这么蒙在鼓里,直到现在,被人指着鼻子唾骂,却不知所措。

她一直深爱的相公其实早就有婚约在身的,她嫁给他一年,从最初的胆怯害怕到交心,再到现在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往事。

可是,董如在心里缓慢而又木然地想着,他竟然是有婚约的,还是这个身份地位在她之上不知多少倍的少女,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啊,自己只是在他被人刺伤,无法行动时穿插进来的一朵野花而已,又怎能跟眼前这只凤凰相比。

心都麻木了,缓缓转头望向了这个让她一直惦念至深的男人,张了张口却是喉咙干涩,说不出话来。

她心下凄凉地笑了笑,双眼无神,难道此时此刻,她竟然连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了吗?

从今早受过了那些夫人们的羞辱,就连紫述替她挡鞭子也是这个男人暗中指派的,说得好听,是保护她,可是却让她看到的是彷徨害怕,紫述待她也是漠然疏离的,而今在听到这个犹如惊雷般的消息,她竟然心中没有任何悲伤了。

心痛到麻木哪里会有别的情绪呢?不想在这里碍眼,让别人再看她的笑话,她缓慢抬头,望向了卫七郎。

卫七郎一怔,想要走上前去的步子硬生生顿住了,因为他的阿如正用一种漠然无神,却又异常平静的眼神望着他,竟然不像以前那样有话就跟他说出来,而是就木然地站在那里。

“我等你的解释。”漠然说了这么一句,她便是自己转身走了开去,就连紫述伸过来想要扶她的手也拍开了。

她想要回家,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一个人,琪儿也在这里,除了能待在卫府她又能去哪里呢,纵使心下厌恶这个地方,但也还是默默转身走向了扶摇苑,背影看起来很是仓惶。

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身影,卫七郎心下剧痛,他这几天在极力和皇上沟通,想让他收回成命,却没想到还是让她知道了,他不想伤害她,可是自从她来到这里,自己就总是会无形中伤害到她,这不是他想要的。

再也顾不得别人,回身给了萧勇一个眼神,便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萧勇收到,心下明白,江雪瑶性子刁蛮但是单纯,今日能前来寻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挑唆的,除了卫府那些工于心计的夫人们不作他想,所以大人是要他去调查,替董如出气。

萧勇也是朝着董如走远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觉得几天相处下来,这个女子委实平和柔顺,若不是跟着大人这样身份的人,估计嫁个平常人家的汉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了。可是,世事总会这样难料,她既然选择了大人,就应该一并接受这些将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即便她看起来很无辜。

卫七郎的步子迈得很快,几步就追上了董如,两人逐渐走远,身后的江雪瑶捂着脸,望着他的背影一脸的心痛绝望,却又不甘心,忍不住大喊了一嗓子:“梓明哥哥!”

却是换不回那人的回头,直到她看着他的身影走远看不见,心里一下子犹如跌落低谷,痛的难以自制,猛地一跺脚,便是哭着跑了出去,紧接着,便听到门外传来一声马儿的嘶鸣,想来是骑上马儿狂奔远去了。

一路向着扶摇苑走着,董如在前,卫七郎跟在她身边,她也是看不都不看他,始终低垂着眼皮,越是这样,卫七郎心口越疼,感觉都有些喘不上气了。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扶摇苑,屋里的王嬷嬷看到两个主子都回来了,又见他们不对劲,便是赶忙抱着小家伙躲了开去,而董如也是没有心情再去管孩子了,只扫了一眼便是任由着王嬷嬷抱走。

进了屋子坐下,卫七郎赶忙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满脸的心疼愧悔,想要说话,却是被董如抢先了。

“你有没有真正信过我?”

她忽然抬头,睁着有些水光的眸子,神色异常清亮地盯着卫七郎,语调温软却是寂静,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她没有哭,眼睛里已是酸涩的难受,却是已流不出泪水,人也是安安静静,任由他拉着她的手也不排斥,这个样子反而让卫七郎看着心惊肉跳,担心他的阿如是不是已经伤透了心,不认他了。

她越是这样,让卫七郎心里越难受,哪怕她哭出来骂他也比现在平平静静,跟他好好说话强。抿了抿唇,眼底是浓浓的疼惜,上前将她头上那些繁多的珠翠一个个地取下来,而董如也是就这样坐着不动由着他。

“你问的这是什么话,娶了你就是要和你过日子,我哪里又有不会相信你的道理。”他亦是轻柔地回话,手上动作愈发温柔了。

卫七郎心底阵痛,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他的阿如,他的阿如自从跟了他,就总是因他而无辜受伤,怀孕的时候被劫持,现在又要受这些劳什子的羞辱,望着她现在这幅样子,不吭气也不悲伤,他心里就一阵难言的悲痛,又像一只手,正在紧捏着他的心脏,稍稍使劲,他就会窒息。

董如听了却不说话了,一头黑发终于挣脱了束缚四散开来,披散在肩上,将脸容都遮去了大半,她本就低着头,这下卫七郎连她的表情都看不见了。不免担心,伸出双手轻捧起她的脸蛋,却被董如躲开了,他的眸底便是一痛,双手也是顿在了半空,末了,徒然落下。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清粼粼的大眼却在看向卫七郎是终于留下了泪水,心口疼痛,只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正在被油煎,身心内外都在受着煎熬,但却是柔柔弱弱地说话:“你真的相信我?信我会不告诉我这些事情,让我跟个傻瓜一样蒙在鼓里。”

她说着话,却让卫七郎跟着疼痛起来,望着她的泪水就好像要刺痛自己,眸底涌上了愧色。

而董如却是激动了起来,竟然连名带姓地叫他:“卫梓明,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骗我!那次我问你她叫什么的时候,你只告诉我她是郡主,却不说你们有婚约。我跟着你已经一年多了,从没有怀疑过你,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选择相信,而你呢?你如果真信我,会不告诉我这些?有什么事情能比夫妻两个携手共患难来的重要?”

她一口气说完,便是从他手心里抽出自己的手,坐到了一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哽咽道:“我现在想明白了,你离开我,前来京城要解决的事情,想必就是这件事吧?”

董如性格柔弱,但是骨子里却有一股刚强在内,遇到自己不能对抗的人或事,她会本能地寻找避风港,可是当那个避风港有一天也会出现裂痕的时候,她就会在心里自动排除一些外来的障碍,去细细想这个避风港到底哪里出了事情,会让他们的关系变得这样糟糕。

卫七郎半响没说话,黑沉沉的眼眸看着她,里面是复杂的神色,既有痛悔又有怜惜,抿着唇静默了很久,他忽然叹了口气,上前抱住她,轻柔说道:“你生气是应该的,但是我没有骗你也没有不信你,我只是不想告诉你,告诉了你会伤心,我不想你伤心。”

他说着闭了闭眼,眼底有些疲惫,但却是将董如拥的更紧了,默默说道:“我和江雪瑶是有婚约在身,可是我不想娶她,我将她当做妹妹。三年前皇上下旨赐婚,我为了不娶她,就抗旨逃婚了,却被皇上暗中派来的人打伤流落到了小河村。阿如,三年前我没娶她,三年后我一样不会娶她,但是要皇上退婚,毕竟是圣旨,你要给我时间。”

“你们看起来般配的紧,干嘛要退婚,娶了来不就成了。”董如低着头幽幽地说道:“她才是你的正室夫人,到时候你若不休了我,我便是个小妾,其实做你的小妾对我这样的乡野女子来说也算是高攀了吧。”

江雪瑶那句:只要你在京城,我和梓明哥哥的婚约还在,你就是那个永远无法被皇室和卫家承认的妾!一个卑贱,被人看不起的妾!这句话像魔咒,像催命符般无时无刻不在她脑海里盘旋着,像是凌乱了的雨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她心头,让她时时刻刻都在忍受着煎熬。

“阿如,不要胡说!”卫七郎听她越说越离谱,登时眉头一皱,神色不快,将她硬是掰过身子让她面对他,颇有些生气地说道:“我待你怎样你看不出来吗?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个见异思迁的人?”

她的眼眸眨了眨,嘴唇动了动没回话,但是脸色却是缓和了一点,不似方才那样苍白了。卫七郎瞧着心下一安,却是又温柔说道:“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要乱想,等我让皇上将圣旨撤回,我就带着你回家好不好?”

董如却是并不像他那样笃定,反而一脸愁容,望着他也是神色木然的,幽幽道:“你都说了是圣旨,皇上金口玉言,哪里有收回的道理。”

喜欢田园美娇娘请大家收藏:()田园美娇娘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