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八十二章:寂寞繁花

奶娘笑看了她一眼,便是拉着她起来,端起那盅参汤,眼睛直直地看着她,说道:“这参汤是我早先就为你备好的,如今终于也是可以派上用场了,你将它拿去给卫大人喝下便是。()趣*讀/屋 ”

江雪瑶望着奶娘一副神秘兮兮,却又志在必得的神情,眸底更是疑惑,接过来看了一眼,见确实是参汤,但却想不通这其中关节,只得问道:“奶娘,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奶娘见她完全不懂,登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宠溺地给她解释道:“圣旨不过明面上的,像卫大人这样性子的人物是绑不住他的,但是你只要成了他的人,到时候甭管圣旨不圣旨,他都不可能再将你扔下了。”

江雪瑶这回是完全听懂了,奶娘这是在教她用心计手段去挽留住他,而这给他的参汤里头,恐怕也添加了别的东西。

想通之后,她登时眼眸不可置信地睁大,浑没想到奶娘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只觉得两手端着的这盅参汤无比烫手和恶心。

她赶忙地摇头推拒,将参汤也是放了回去,喉咙干涩地说道:“梓明哥哥最讨厌别人在他身上耍手段,他已经因为那个女人有些讨厌我了,我不能再做出让他更讨厌我的事来,所以我不去,而且这太明显了,他会看出来的。()”

“傻瑶儿啊...”奶娘见她一脸的推拒恶心,便是一急,替她心疼起来,上前又是将参汤端起来,硬是塞进她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女人这么羞辱你,你还能忍?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把握好了便能将她赶出卫大人的身旁,到时候你还不是皇上亲封的卫夫人。”

她又嘿嘿笑了笑,一张老脸的褶皱都是笑的挤成了一团,眼底却是算计神色,说道:“这里头的计量我下的比以往多了数倍,而且这药来自别处,遇水即化,京城是决计没有的,卫大人就算再怎么精通医术,他喝下去也是感觉不出来的,保证成事。”

说着,便是拍了拍她的手背,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江雪瑶其实并没有想过要怎么样,性子虽然刁蛮冲动,但若是碰上梓明哥哥的事情,她就会收敛起来,为的就是不想给他惹麻烦,她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她只是不甘心也很嫉妒董如。

自己从懂事开始便是跟在卫七郎的身后梓明哥哥,梓明哥哥的叫,这么一直叫到她长大,直到一纸婚约在身,她永远忘不了那天夜晚,当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多么的高兴,竟然拉起房内的婢女蹦了半晚上,直到后半夜婢女困得不行了,她却还是神采奕奕,完全兴奋的睡不着。()

可是,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当她还在憧憬着的时候,他娶妻的消息犹如当头一棒,愕然砸下,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如今,京城里但凡稍微有心思的人都会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她被一个外来的乡野女子比下去,将要被中书令大人悔婚了,而她的哥哥也是不支持她,一个劲儿的呵斥她不要自不量力。

她从来没有埋怨过他,会一心一意地等待,可是悔婚对她来说却是难以想象的打击,她今年十六岁,如果真的悔婚,往后她该怎么做人,已经许配过一次的人又有谁会要她。

所以,她现在迷茫了,纵使心里百般排斥,觉得这样做很恶心,但身心处,却是有只手好像在极力撩拨她,在她耳边带着诱惑,轻声瘙痒:“去吧,机会只有一次,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会成功呢...”

奶娘在一旁见她神色阴晴不定,但是两手抓着的盅却是越抱越紧,心下一喜,明显她已经动摇了,便是又说了句:“放心吧,这药效很烈,他铁定招架不住。”说完,便是走了出去,唤门外的婢女进来收拾屋子,留下江雪瑶独自在那里犹豫挣扎着。()

******

下午的时候,卫七郎从皇宫里出来,心里惦念着阿如还在等他,便准备着回家。路走了一半儿,在他每次必要经过的路上,江雪瑶身穿一身鲜红的衣裙,手上提着一个食盒,站在寒风中远远等着他。

以前的时候,他每次经过这里,江雪瑶也是这样,提着食盒穿着红衣,兴高采烈地迎接他,久远的记忆涌现脑海,现在望着她,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从前,可是这个刁钻的妹妹却是已经长大了,会在他身上使用心机了。

但还是走了上去,眼睛扫了一眼那食盒,说道:“这里风大,回去吧。”

说着便是要伸手过来替她拿食盒,却不想,江雪瑶像是受惊了一般,将食盒紧紧抓在手里,仿佛不敢让他碰。

她做贼心虚般偷偷望了一眼卫七郎,见他神色没有变化,仿佛没看出似的,心想奶娘说得对,不由地便是心下一安,又走前了一步,低着头跟他细声细气地说道:“梓明哥哥,你还生我气吗?我随便动手打人。”

卫七郎眼眸闭了闭,想起他的阿如差点被这个妹妹抽上一鞭子,心里便是怒气上涌,可是他也明白原因,没多说什么,只平静地说了两个字“没有。”说完,便是不想再多说,要走开。

一旁的江雪瑶见他要走,心里一慌,赶忙说道:“我给你带了参汤,你喝了它吧,就算我给你赔罪了。”因为心虚,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她竟然脸红了,说到最后话也是低了下去,可是将那食盒却是递到了他跟前。

卫七郎瞧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似笑非笑的笑意,手却是接过那盅参汤,没有任何犹豫地喝了下去,末了慢悠悠说道:“这味道今日有些不一样啊。”

江雪瑶听他说话平稳的口气,惊得心惊肉跳,还以为他看出来了,眼珠乱转着不敢看他,硬着头皮说道:“没有啊,还是我平日给你送的参汤而已。这里风大,你还是不要吹风了,跟我去府上坐坐吧。”药效还要好一阵子才会生效,她便趁着现在将他先领回府中再说。

卫七郎笑了笑,脚步一转却是走向了卫府的方向,身后的江雪瑶一急,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功亏一篑,便只得硬着头皮追上去,想拉住他,却被卫七郎一把甩开,回过头来眼神泛着厌恶,定定瞧着她。

被他瞪着,江雪瑶愣住了,双手握着食盒的把柄却是心虚地不敢再上前。

只听他说道:“夏行之临走前让我好生照顾你,我答应了,只因我将你看成妹妹,如今你在我身上却使用手段。”他说着,深看着她,有些失望,冷声说道:“我本来还在皇上面前极力替你说话,想要他收回成命的时候不要太过为难你,毕竟是我悔婚在前,可是如今看来,你好像并不在意,那我也没有必要再顾及你...你好自为之。”

他说完便是毫不留情地转身大踏步走远,留下江雪瑶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寒风中痛心疾首。

这一刻她真的感到彻底绝望,从灵魂深处都万念俱灰起来,卫七郎在最开始就已经看出来了,却还是喝了下去,这么做的举动就是再告诉她,这一盅参汤,已是彻底将他们两人拉到了不同的平行线上,往后都不会再有交集。

是她亲手毁了这份本来还有回旋余地的婚约,是她太过自以为是,听信奶娘的话,就以为能将这个男人留在身边,现在可好,真正绝望的是自己啊。

食盒从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她却像是失去了灵魂般,兀自一个人背靠着墙壁跌坐了下去,心里痛得窒息,泪水却已是流干。

******

自从董如来到卫府住下,前来认识她想和她搭话的贵族公卿的夫人家眷们,就没有断过,都想见见这位来自乡下,却嫁给名满天下的中书令大人的农村女子,弄得她浑身都疲累不已。说是很友好,和她聊着家常,可董如能看出来,那些人的眼神里望着她总是透露出不明意味。

她在这里很是孤单,每时每刻都在想家,若不是紫述还能陪在她身边说说话,估计光是承受那些人的眼光和嘴角的不明笑意,她就要崩溃了。

而卫七郎每天事务繁多,几乎两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他人便不是这件事情需要,要不就是哪个地方离不开他,总是见不着人。

这样的日子让她不禁怀念起以前,那时候,卫七郎只是管着一个米铺,对他来说游刃有余,便有大把时间可以陪着自己,而今却一天之内倒是连见面,她都觉得分外难得起来。

寂寞空庭晚,望着亭廊前的菊花开得正艳,却是无人欣赏,加上她心中始终惦念着江雪瑶和他的婚约,只要一天不解除,她便是寝食难安,这个时候望着这些繁丽的菊花便是没什么心情了。

卫七郎进得门来,便是就见她大半身子独自倚靠在亭廊上的栏杆上,伸出一只细白柔嫩的手接着空气,侧脸远远看过去消瘦了许多,却是在这满园的冬菊中被映衬得桃腮粉红,琼鼻看起来都是秀稚的,白白的寒气从那张小嘴里哈出来,却是衬得那张红唇愈发娇艳了。

眸底一暗,一路走来,那盅参汤的药效这个时候好像起效用了,眼前女子又是这样的纯澈美丽,他看着看着,便感觉体内热气涌动,竟然比平时快了数倍不止,脑海里也是出现了很多幻象,纷纷杂杂,竟然全部都是阿如那张清丽婉约的小脸。心下惊异,江雪瑶给他下的药着实厉害,可以让他药效还没彻底发作,人便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