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八十四章:温暖现惊忧

苗于飞听着神色骤冷,想起妻儿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铜铃的大眼睛里便全是浓烈的恨意,却听苏流钰清淡的声音又传过来,却是笑着的:“况且,你不是将他的爹给逼死了么?”

“我还不是听了你的!幕后之手若不是你,他爹能这么早死。”苗于飞立刻接口回驳。

这个人一身白衣,长得也是仿似少年,看着无比秀雅,心肠却是无声无息之间就能让一个手握大权的人瞬间落马,望着他,苗于飞忽然感到无力,那是一种无法和对抗之人的无能为力,涩声说道:“说你是奸佞之臣一点都不为过。”

苏流钰一直清浅地笑着,对他说的话并不往心里去,眼眸眨了眨却是轻柔地转过头去,望向了一旁站在门口唯唯诺诺,不敢搭腔的陈小康,声如流水般地问他:“你妻子是不是董如的姐姐?”

陈小康一听这个声音,当先便是心底一惧,人也是不自觉的朝着门后面退了三分,将他的话听在耳里,更是惊惧地浑身颤抖,放佛董月这个名字不能被提起似的,一下子脸色惊慌起来。

但被首辅大人问话,他不敢违抗,只得点头小心回道:“回大人,是小人的妻子。”

苏流钰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忽然轻声问了句:“那你见到董如心里害怕吗?她长得和你妻子那么像。”

一旁的苗于飞左右看看,却是不明所以,来的路上他们无意中碰上董如,他就见陈小康很是怕她,甚至到了精神失控的地步,现在又是听苏流钰说起,好像这其中还有名堂,但是他却不问,苏流钰想说早就说了,不说那便是不想让他知晓,他又何必自讨没趣,便是站在一边沉默着。

却是陈小康,听了苏流钰的话,脑海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浑身都开始惊惧的颤动起来,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低落,流入眼睛里他也是没有感受到,双腿打颤地站在那里却是无法自控精神,眼皮一翻,猛地跌倒在地,苗于飞一看,却是被自己吓晕过去了。

他不由得哑然,更是疑惑了,看向了兀自望着陈小康似笑非笑的苏流钰。

苏流钰见他正疑惑着,便是笑了笑,说了句:“心里愧疚执念太深,却是害己了。”

******

董如是在傍晚时分醒来的,一睁眼,先是不适应室内暗淡的灯光,眯了会儿眼睛再睁开时,便见卫七郎正静静坐在书桌后头,手拿着毛笔低着头给什么东西写写画画。他的位置离得卧榻有些远,正好在窗户跟前,大冷天的,那窗户也是大开着,冷风吹进来,便是毫不留情地吹到了他身上。

而他却是没感觉般,自顾自低着头手下不停,一盏灯光映照出了一小片朦胧,他人便是随着灯光的摇曳,也都跟着模糊了似的。

董如瞧得嗔怪,赶忙起身想穿上衣服,可是她刚一动身,眉头便是一皱,眸底闪过一丝疼痛,想必是身子还没有恢复过来,现下却是疼的要命。

但她却还是忍着赶忙起身,然后抱着已被她的身体温暖的被窝,便是赤着脚走了过去,给他将被子披在身上,然后回身将窗户关严实了,便是张口就埋怨:“冷风这么大,你吹什么风啊。”

她说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却是站在冰冷的地面上,一会儿左脚压压右脚,一会儿右脚又磨磨左脚,却是冷得不行,不出一刻,就连那脚趾头都冻得青红了。

让卫七郎瞧见了,当即便是冷下脸来,赶忙停笔,伸手将她一捞,放坐到了自己腿上,低声喝斥道:“没穿鞋就走过来,你是不是嫌热?”说着,便是瞪了她一眼,一只手却是将她的双腿并拢,提起她的两只小脚丫放入到了披着的被子里严严实实地包起来,神色才算是缓和了点。

董如皱了皱小鼻子,有些委屈,窝在他腿上软软地说道:“还不是看你吹风,我担心,便来不及穿鞋就过来了,你还责怪我。”她说着,便是眼眸嗔怪,小嘴儿也是高高撅起。

七郎瞧她小脸说着话都快皱到一起看不见了,摇摇头便是无奈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回身将身上的被子取下来,却是给她披在身上,抱好她轻柔说道:“我就是热才开窗户的,倒是你,让我不省心。”

董如一惊,还以为他说的热是因为药效还没退的原因,赶忙抬起头来,小手也是从被子里伸出来摸上了他的脸,慌张道:“你身上的药效难道还没退?”

“已经好了。”卫七郎将她的手握在手里笑道:“只不过刚回来,觉得闷,便开开透气。”

他的眼眸扫了一眼阿如的颈项,见那里隐在被子和灯光堪堪照耀到的地方,是一片紫红,神情便是一暗,又是伸手将她的衣服掀起来,看了看身上各处,董如脸一红,羞涩地刚想说‘别看了,好多青紫,怪不好看的。’可是她还没说出来,七郎便是疼惜道:“我弄疼你了。”将她搂的更紧了些。

董如听着眼眸却是定定深看着他,忽然伸手楼上了他的脖子,神情羞報却是悠然,轻摇头,小小声说道:“我不在意的。”

他听着一笑,眼眸深处融着温情,将额头抵上了她的额头,鼻尖对鼻尖,亲昵地磨擦着,温热的气息互溶,呵得董如脸上很是痒痒,便是笑着躲了开去,眼睛一扫,却是看到了桌上他方才写着的东西,好奇的看了过去,却见是一本折子,而桌子一角,还堆着好几摞同样的折子,或打开或合着,垒起来竟然有一根毛笔那么高。

那折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董如看不懂,便是眼眸眨了眨不去看,问他道:“你什么时候走的,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怎么都没印象?”

卫七郎墨黑的瞳孔在灯光下闪闪生辉,望着阿如那张因恩爱过后泛着红嫩的小脸,便是又心疼又爱怜,笑道:“你睡得死猪一样,我早就走了,不过刚回来没多久,见你还没醒,不想吵你,便在这里边看折子边等你。”

“你把我说成死猪?”董如本来还红着脸感觉挺羞涩的,她在那方面好像还难以承受太大的力度,虽然没晕,但是事后却还是累的睡死了过去,可又一听七郎竟然形容她死猪,便是又气又羞,不乐意了。

而卫七郎看着她羞恼,却是露出洁白牙齿笑了起来,她羞涩气急,便是眼眸一瞪,伸出手摸上了他的腰间,捏着一片肌肤便是狠狠拧了一把,见他眉头一皱,明显疼了,神色一下子轻快起来,拍着两只手笑呵呵的。

卫七郎瞧着她笑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做了坏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顿时无奈。

晚饭送过来的时候,七郎便将她抱过去,放到卧榻上坐好,然后走到了桌子旁给她盛米饭。董如包着被子怔怔地望着,心下却有些感慨,他们两个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在那间小小的院子里,七郎每天给她揉腿做饭,她便是这样笑嘻嘻地等待。

可是,这里毕竟不是江林镇,不是他们的家,这是京城,这里是卫府,他们之间还横梗着一个永平郡主,什么时候这件事不解决,董如的心里便什么时候都不会安生,就连做梦都会担心她的七郎不要她,而回过身去娶那个她根本比不了的江雪瑶。

如果圣旨真的无法收回,皇上硬要他娶,到时候她该怎么面对她的七郎?而那个时候她又该算什么身份呢?

董如怔怔地望着他,他的身姿挺拔,站在地上就好像一颗青松,挺立笔直,她是知道他的,平常时候他不会将自己一身的威势发散出来,如果不必要,他会全部隐藏,让别人看在眼里就好像个普通人一般。

可是这么些日子接触下来,董如很明白,她的七郎有很多面,这些面目随着不同环境,不同人或事可以被他随意变换,她心里有些凄惘,不知道如果将来他为了别的事情对着那道圣旨屈服,她该怎么办?真的要跪下身躯去迎接那个郡主,喊她夫人吗?

能做到吗?董如木然摇头,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孤单,患得患失的。

第二天是个难得好天气,前两天下的大雪在今天被太阳一照,都是慢慢化开了。而卫七郎早早地就在天不亮的时候便上朝去了,听他的口吻,好像是在说一处地方,连年灾祸不断,皇上便时常传唤他。

倒是董如,一天之中就连和他见个面都分外难得。此刻她便是带着孩儿,和王嬷嬷还有紫述三个人坐在凉亭当中看扶摇苑的景色。

琪儿已是会爬了,小小身子穿着厚哧哧的小棉袄,胖乎乎地小脸被冻得通红却是不害怕,也不哭,脑袋上带着个小虎帽,咧着嘴咿咿呀呀地叫唤着便是在亭子地上爬来爬去,因为穿得太厚,他爬着倒好像一条小虫子似的别扭地蠕动来蠕动去,看着好不滑稽。

王嬷嬷嫌地上凉,便是给他铺了一层的棉被,让他在那里爬着玩耍,而一旁的几个大人便是望着他,笑着聊天。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