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九十三章:祝你一路顺风

董如听着他的话,却是怔住了,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对她来说很突然,也难以想象这样高高在上的男子会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

寒风吹拂,吹起了他的袍摆,将一身黑色的衣衫吹得四散纷飞,也迷了人眼。

即使穿着朝服,是黑的让人压抑的颜色,苏流钰却总会穿出一股清雅如水般的气度,他站着却也像那清风般,灵秀高远。

世间奇男子不止卫七郎一个,他更是其中之最。

这样像水又像风,站在权利最高处的奇男子,也许世间难以有真正匹配他的女子吧。女子和他站在一起,都会无地自容,都会被忽略,因为他本身便是一团无法忽视,要被仰望的阳光。

董如怔怔地望着,心里如是想。

苏流钰瞧着她,清寂的脸色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有眼神,在董如看不到的深处,有些浅淡的期待。

从没想过有一天,聪明通透如苏流钰,也能说出不确定的词语来。

如果...也许对董如来说这个词很轻微,她无法理解,可是对苏流钰来说,这却是他要跨越的一道坎儿,跨越过去了,他就有了人的情感,他不会再为了家族的利益而苟活,他不会为了别人而在做杀戮兵器,心里的一处地方也就有了光亮,而不是永远的封闭。

可是...董如却是听过之后柔和地笑了开来,她也许有时候很笨,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想事,听了苏流钰含蓄的话语,她其实明白,正是明白,所以对他温柔而笑。

她只说了一句,语气低柔和缓,却是坚定深情,没有任何理由给他机会。

“高处不胜寒,往后还长,总会有那个愿意的姑娘的,大人无需为董如分心。”

她的眼神清亮澄明,就这样直直望着苏流钰,看进他的心里去,说出来的话却是如山般沉重,苏流钰并不脑,一下子便是笑了开来,神色没有丝毫的慌乱,依旧高洁清雅,气度也更加灵秀丰神。

这次他却是漫步走到董如跟前,和她站到一起,空灵的眼眸轻柔地望着她,浅浅而笑,丝毫没有将方才董如回绝他的话放在心上,或者说他很大度,气质超群,不会为了这个跟她置气。

“好坚定啊...”

他淡然说着,却是慢悠悠地伸出一只秀白的手,动作优雅柔和,像风般轻轻柔柔地拂过董如的脸颊,只是一拂而过,速度很快,董如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是收回了手,望着她柔和而笑。

“跟了卫梓明你会过平淡的日子,但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时来找我,毕竟他脱离了权力漩涡,有些事情就不是能做主的了。”

“不!我相公顶天立地,他就算是个常人,也不会输给你。”董如立刻回话,他是好心,而她却不愿意听,脸颊绯红,却是声音异常清晰地说道:“我相信他!”

如果说她跟着卫七郎这一年多,学到了什么?

是信任。

即便他骗了她,隐瞒了身份,还有婚约在身,可是回首来路,他们两个人一路携手走来,不论她多么生气,多么伤心,又是多么嫉妒,而卫七郎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她,无论他们吵过多少次,卫七郎总会给她解释,反观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出那些让他放了她的话来伤害他。

她心智不坚定,也很敏感,很容易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从而左右自己,伤心忍受到了极限,便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而她的七郎却全部都接纳了。董如知道,他不止是对她有情,还有责任,有包容,还有对她不离不弃的信念。

那么,她又有何理由因为一个江雪瑶,再去将他推开?

朝朝暮暮,相伴一生,感情也需要别的因素来填充,夫妻感情再深,也要有相信的桥梁在两人之间架起,只有相信他,在背后支撑他,碰到事情互溶沟通,即使你对他来说在事业上无用,但是生活当中请不要给他添麻烦,只有这样,两个人才会长久。

苏流钰有些愣怔,瞧着她在黑夜当中却是因着卫七郎,整个人都是那样的轻灵柔和,仿佛他就站在她的身边,让她看起来,即使一个人却也好像是两个人。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

苏流钰忽然淡然而笑,漆黑的眼眸更是熠熠生辉,不会因为她的话生气,反而替她高兴,他走了开去,站到了一边,回头朝她柔和笑笑,却是再也没说话。

他们还没有走,卫七郎的婚约还没有解除,可是他就已经想到了后面,知道卫七郎一定会为了她得罪皇帝,最后就一定会成功带着她回家,所以,便是跟她提早说了句一路顺风的话。

董如望着这个人,他长得似少年,面庞秀雅空灵,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下便是震撼,这个人的年岁和他本身的面相不符,但却整个人让人有一种身处深邃辽阔大海之中的感觉。忽然心下感慨,这个世上还有如此灵秀通透的人儿,将什么事都看的深远透彻,当真是天下无双。

苏流钰不会因为得不到回应便出手强行为之,碰壁之后,他反而放下,神情更是高远优雅,眼眸里的神色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期许和柔情,而是换回了自己平日的轻舒浅淡,像水一样缓缓流淌着自己的路线,只跟董如说了那么很简单的话:一路顺风。

这是给董如说的,也是给他自己说的,不为别的,只为成全自己的骄傲。

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不会去碰,更不会去伤害,如果那个东西到头来反而觉得他很好,他更加会避而远之,若不是真心实意,他宁愿弃如敝履。

他在很早之前,就在心里问过自己:你真的喜欢她么?你动心了吗?那你失败了吗?

是的,我动心了,但我却失败了,还没开始便已失败。

但是苏流钰笑了笑,笑容清幽典雅,并不为自己的失败就悲伤,就怨天尤人。

败了就是败了,只怨自己,不怨别人,但是他...虽败犹荣!

******

从楼上下来,一直守在底下的紫述和萧勇便是赶忙迎上前来,将她细细打量了,见没什么问题才算是松口气。

现在的烟花比方才的更加耀眼灿烂,几乎漫天的花朵在空中爆开遮蔽了整个夜空,人们更是欢喜异常,在地面上指着那些烟花兴奋地叫个不停,紫述也是高兴地拉着她看,一会指指这个,一会看看那个,神色很是兴高采烈。

可是董如却在间隙之中,猛地回头朝着城楼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见那里依旧寂静,城楼上只有大红灯笼高高随风摇晃着,却看不到半分人影,和他们身处的环境就是两个世界。

董如忽然觉得他们就像红尘中的小丑,而那个站在城楼上始终有着淡淡笑意的男子,就是冷眼扫视众生的青天。

她想起他刚才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是不是也觉得这里很是孤独?

她默默看了一眼,便是转过头去不再看那个方向,笑着挽起了紫述的手一起探讨起了那个烟花最好看。

只有那个方向的城楼已然在欢天喜地中静静鼎立着。

原来,青天有时候也会感到孤独......

******

御书房里只有皇帝和卫七郎两个人。

卫七郎直直跪在青砖地面上,头却抬的高高的,眼睛直直望着皇帝,毫不退缩。

而皇帝,却是站在一扇窗户跟前,手轻柔地摸着供在窗户底下的一张弓,那张弓正是先前卫七郎手里的弓。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皇帝冷漠的神色看着这张弓却是带了些柔和,眼神追忆,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有些感叹岁月。

叹了口气,慢慢说道:“想不到我送给你娘的弓,到头来还是到了我的手里,命运弄人么?”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皇帝自称‘我’。

下方的卫七郎没说话,抿着唇望着皇帝,一只手却是紧紧攥着一缕秀发。

这缕头发是他今早给董如梳头的时候,背着她悄悄剪下来的。

他很早的时候就想剪她的一缕秀发下来,然后和自己的头发用红绳绑到一起,做成一个荷包带在身上。可是竟然直到现在都没有达成这个目的,那便只能偷偷剪了,但还没来得及让人做荷包,他就是被皇帝一直因为辞官的事情留到了现在,便只得将它紧紧攥在手里。

“你回京的第一天便是将这张弓送了来,看见这张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了退意。官场仕途,荣华富贵,你跟你娘一样,都不稀罕。”

皇帝淡淡说着,却是看着弓眼睛里的神情闪着追忆,手也是慢慢抚摸着弓弦,仿佛一件珍宝一样。

“不要提我娘。”卫七郎皱眉,看着他有些厌恶,冷声说道:“从我十三岁学着处理朝政开始,就替你杀人抄家,削爵赐罪,外人眼中你是个好皇帝,一切需要我都替你承担,但我没有怨言,做臣子的本该如此。可是...”

他说着,眼底有些疲累,“皇上,这么多年我累了,我娘子还等着我过年,我不想她伤心,您放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