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美娇娘

田园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7-28 08:26:00

最新章节: 金秋时节,麦子场上人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离着小河村后方不远的地方便是董家的那几亩薄田,前几年被二老硬是开垦出来,说是种些瓜果蔬菜吃,虽说家里有卫七郎顶着,不差那几个钱,但是二老觉得不论论理还是情,也不能靠着女婿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所以还是将田地开垦了出来种了些粮食。田埂边上一溜子全部被种上了向日葵,

第九十七章:我们回家

而后,卫七郎也是起身走了出去,跟着皇帝的驾撵走远。

至此,大殿中剩下了一屋子的大臣,俱是面面相觑,好好地一个喜宴就这样被搅和了,又待了一阵子,人们也是觉得无趣,都是互相唏嘘着散了开去。

******

江雪瑶身子骨不弱,饿了几天虽说精神不好,但人却是在没寻死觅活,反而更是萎靡了下去,天天窝在自己的郡主府也不出门,诺大的郡主府只有她和奶娘两个人。

今晚杨淮城满城皆欢,因着皇后诞下皇子,又确立东宫,皇上便是下旨放烟花与民同乐,所以,杨淮城特别的热闹,各处都在放着烟花以示庆贺。

江雪瑶披着衣服坐在院子里,却是抬头望着天空出神,远方的烟花五彩斑斓地升空,映照的天际一片绚烂,也将她那一双死寂的瞳孔倒映的更加无神,小小身子坐在石凳上也是单薄,像纸一样好似随时都能被风吹走。

她的脸色苍白着,宛如姹紫嫣红的夜空,那些转瞬即逝的光彩就像流星,也像她坚持了十六年的情感,就这样随着烟花的陨落,随风飘逝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就是这么不甘呢,十几年的情感就这样一朝割断,她怎能不难过。

******

董如百无聊赖地坐在屋子里,手撑着下巴抬头望着外头灿烂的烟花,和听着耳边的欢声笑语却一点都没有兴致。

她没见过烟花,自是欢喜,可是身边人不在,她心里便空落落的,没什么兴致看那些烟花了。

一旁的紫述和她关系也渐渐亲密了起来,现下正陪着琪儿玩耍呢,听着她们的欢声笑语,她不知怎么,就是高兴不起来,也许是这样的良辰美景,七郎不在身边,她一个人,便觉得孤独吧。

“夫人,不然我们也出去走走吧,也顺便去宫门口迎接一下大人呀,他看见了您,肯定会高兴的。”紫述见她无精打采,便是出主意,想让她开心一点,便抱起孩子走过来跟她说道。

董如转过头看向她,瓷白的脸蛋上一双澄澈大眼却是融着落寞,从她怀里将孩子抱过来亲了亲,柔声说道:“不去了,就在家等着他吧,出去了也没什么兴致,你也做自己的事去吧,不用陪着我。”

紫述听着,见她偏过了头去瞧着孩子,眼眸里的寂寥神色因着小孩子才算是多了些神采,不由得叹口气,有心想说些大人其实在为了他们的事四处奔波,为了保护好她不惜背负骂名的话,可是望着她坐在那里柔弱楚楚,就像一朵小花般娇弱,话到嘴边便是说不出来了。

只得劝道:“您也别怨怪大人,您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忙的,几天不见人那是常有的事,您也别忘心里去。”

“以前他也是这样忙吗,快过年都是忙得不可开交?”董如一听便是转过了头来,惊讶地问道。

“是啊,大人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而且七省的主要权利都在大人身上,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所以便很忙了。”紫述很随意地说道,她是习惯了卫七郎的时间规律,便也觉得没什么,可是董如听了,便是低下了头去,有些失落。

两个人正说着话,外头传来萧勇的声音,跟董如说道:“夫人,大人一时半刻回不了府,便命属下前来跟夫人带话,说是您若觉得烦闷,就出府去逛逛吧,今日烟花盛会,兴许出去了心情会好些。”

“您瞧,奴婢说什么来着,大人即使回不来,也还是惦记您的,这不,连这都替您想周全了,您就别闷着了,听大人的话,出去走走吧。”紫述听见萧勇的话,便是笑了开来,看模样好像比董如还觉得幸福呢。

董如听着一羞,脑海里浮现七郎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肯定是温柔的,心底甜蜜,不禁脸蛋两边浮现两个小小的酒窝,赶忙偏过头去,侧脸却是粉嫩嫩地,睫毛仿若羽翼般轻颤着眨了半晌,才是小小声娇柔说道:“他都说了,那便出去逛逛吧。”说到最后,声音却小了下去,只余下满满地一嘴儿笑容了。

紫述瞧着她小脸红晕满布,就连那耳朵也是粉红的透明了,坐在凳子上虽是偏着头,却是笑着的,几缕发丝柔顺垂下贴在白皙的勃颈上,小小的人儿看起来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般明丽透亮,心下不禁跟着一柔。

她很是感叹,这样的女子连她都想保护,难怪大人倾心于此了。当下便是点头,出去找王嬷嬷,让她将小公子照顾着,自己陪着夫人出府。

街上确实人流鼎沸,三三两两的小孩子嘻嘻哈哈地跑过,董如瞧着烦闷的心情也是跟着一扫而空,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他们没有坐马车,而是由萧勇跟在后头,紫述陪着她一路走出府的。

各式烟花被人们点燃放到天空,爆开一朵朵大花,绚烂无比,将整个天空都照的五彩斑斓,而人们也是聚在一起高声欢呼着,嘴里喊着皇上万岁,太子千岁的话,欢声笑语,一片繁荣。

董如听着不明白,恰巧这时从她们身边跑过三两个孩童,追逐嬉戏着玩闹,嘴里却也如那些大人们唱着童谣。

皇城富,卫家强。

卫皇后,天子悦。

生太子,东宫立。

如此等等的童谣一路唱了下去,听得董如更加疑惑,转头问紫述:“他们唱的是什么?”

“今日的烟花盛会就是为了庆祝当今皇后诞下皇子,并且确立为东宫太子,皇上龙颜大悦,便是下旨让我们这些百姓与皇家同乐,而这卫家说的就是咱们卫府,因为皇后出自卫府,人们都觉得卫府在皇上面前得脸,荣耀百世,所以便有了这个童谣,那都是人们瞎编的,您不必理会。”

紫述给她解释着,董如却看她脸上的神情自豪无比,仿佛说起卫府和卫七郎,就好像是她自己得了这荣耀般,满脸的荣光。

原来皇后出自卫府啊,这可真是无上荣光,董如心里仰慕着,却听紫述又是兴致勃勃地跟她说道:“咱们大人在府里排行第七,这位皇后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是前老爷的第三个女儿,从小就被当成皇后培养,所以能嫁入皇家,这也算是前老爷深谋远虑,为了府里将来的后路做打算吧。”

这些董如不懂,但也能听明白点。

没有谁会长久下去,权利更是如此,所以前老爷才会这样做吧,牺牲一个女儿,保全整个家族,这是最有利的方法,就像卫七郎的婚约一样,都是为了权力桎梏在身。

她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心酸,胸口难受,念着七郎就是为了这样的虚名,牺牲自己的很多东西,就为他难过,而看着天空那些爆开的美丽烟花也就没了兴致。

她沉默着跟着紫述走在路上,望着四周,脸蛋在火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如明珠般晶莹如玉,两颗乌黑的瞳孔倒映着那些五彩斑斓的烟花却是静雅澄澈,一点都不高兴。

正走着,前头过来个士兵,跟董如一躬身,说道:“卫夫人,首辅大人有请。”

他说着,身子一转,让出条道来,董如一愣,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才发现是在城楼上,太高了,看不到苏流钰,只看到城楼上方随风摇曳的大红灯笼,而他却是看到了她,大街上这么多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见的。

身后的萧勇一听是内阁首辅,立时走上前来护在董如身旁,神色也是冷漠,看样子他好像很排斥苏流钰。

“首辅大人有什么事么?”董如象征性地礼貌问了句。

她是不想过去的,自从知道了一路护送她进京的苏流钰竟然是当今天下第一人之后,便是不想再和他有任何交集了,更何况,她已嫁人,答应一个陌生男子的邀约,成何体统。

可是那士兵却是说道:“回夫人,大人说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您不必产生推拒心理,他在城楼上方等着您呢,就只和您说几句话。”

听他这样说,董如立刻神色尴尬起来,想必这是苏流钰的原话,他将她所有的心理活动都猜到了,料定她会推拒,便是用这样的话将她的后路堵住,此刻就算董如不想去也不成了,不去倒成了她小气做作了。

当下便是点点头,跟身后的紫述交代了句,又对着萧勇投以一个我没事的表情,便是要那个士兵带路。

紫述也想跟过去,但是那士兵却是来了句“大人只说让夫人一个人过去,请留步。”便是跟在董如身后引着她上了城楼。

一路上了城楼,放眼望去,这地方却是空旷安静,十步一岗,五步一兵,和下面的欢天喜地完全两个世界,而苏流钰就是站在城楼的空旷地方,看着下方人们脸上的喜悦,神色淡淡。

他身后没有别人,只有冷漠站岗的士兵,寒风吹来,将他的衣服吹得翻飞,看起来他人就好像和这个世界脱节,白皙的面容印在漫天的烟花里却是孤独寂寥的。